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免费阅读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

清檀 著

完本免费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免费阅读,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小说最新章节TXT,名门嫡女:权宠娇妃由著名作家清檀原创出品,已经完本,作为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整个小说情节非常精彩,很值得一看,本文讲述了:双世双洁,宠顾家有女,如珠似玉她生而尊贵,七窍玲珑,助寒门密友成名门闺秀,扶腿疾竹马登太子高位岂料,她痴心错负……父兄战死沙场,马踏成泥,慈母怀子被辱,咬舌自尽密友烹她慈母幼弟做羹汤,竹马逼她和亲远嫁换粮仓临死前,她亲手撕了美人皮,送他们无穷后患*再世为人,她是不受宠的顾相嫡女,天姿灵秀却缠绵病榻一朝回京,躲明枪,防暗箭,言笑晏晏,搅动天下姨娘说她山野村姑,不配为妻——继妹自奔为妾祖母贪她亡母嫁妆,坚决不还——祖母中风卧床顾父献她身诱权贵,欲谋爵位——顾父官罢吐血名门密友?吞的荣华富贵,吐得倒贴后背高位竹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欠她前生血债的,人人粉身碎骨,踩她飞黄腾达的,个个江河日下名门嫡女自当无限风华!*他是南齐最尊贵的战王世子,亦是最狠辣的锦衣卫指挥使清俊矜贵,冷静自持,无情亦无心却不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心甘情愿替她披荆斩棘,护她一世安宁*她说,吾非良人,此生为仇而生,为仇而活,一念或成佛,一念或成魔,他说,我非善类,此生为你而生,为你而活,我们提供名门嫡女:权宠娇妃的无弹窗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会即时更新小说的最新章节,男女主角大结局等番外更加精彩!

148.84万字|更新:2020/11/18

免费阅读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小说免费阅读,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小说最新章节TXT,名门嫡女:权宠娇妃由著名作家清檀原创出品,已经完本,作为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整个小说情节非常精彩,很值得一看,本文讲述了:双世双洁,宠顾家有女,如珠似玉她生而尊贵,七窍玲珑,助寒门密友成名门闺秀,扶腿疾竹马登太子高位岂料,她痴心错负……父兄战死沙场,马踏成泥,慈母怀子被辱,咬舌自尽密友烹她慈母幼弟做羹汤,竹马逼她和亲远嫁换粮仓临死前,她亲手撕了美人皮,送他们无穷后患*再世为人,她是不受宠的顾相嫡女,天姿灵秀却缠绵病榻一朝回京,躲明枪,防暗箭,言笑晏晏,搅动天下姨娘说她山野村姑,不配为妻——继妹自奔为妾祖母贪她亡母嫁妆,坚决不还——祖母中风卧床顾父献她身诱权贵,欲谋爵位——顾父官罢吐血名门密友?吞的荣华富贵,吐得倒贴后背高位竹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欠她前生血债的,人人粉身碎骨,踩她飞黄腾达的,个个江河日下名门嫡女自当无限风华!*他是南齐最尊贵的战王世子,亦是最狠辣的锦衣卫指挥使清俊矜贵,冷静自持,无情亦无心却不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心甘情愿替她披荆斩棘,护她一世安宁*她说,吾非良人,此生为仇而生,为仇而活,一念或成佛,一念或成魔,他说,我非善类,此生为你而生,为你而活,我们提供名门嫡女:权宠娇妃的无弹窗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会即时更新小说的最新章节,男女主角大结局等番外更加精彩!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小说免费阅读

严冬凛冽,寒风煞人,昭阳殿廊檐屋角的积雪阴灰暗淡,厚重得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似乎要将整座宫殿彻底深埋地下。

林嬷嬷提着个半旧的食盒,从里走出,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愤愤地边走边骂。

“还当自个儿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有多金贵呐?

我呸!镇国公府早没了!

不过是个嫁过去就守寡的贱货,真把自个儿当公主了?不吃是吧?”

“呸!”她朝殿门口啐了口黄浊的浓痰,面色狰狞,“不吃就早点儿饿死,省得老娘成天儿白跑送饭!”

风渐渐静下来。于是这白茫茫的凄清里,积雪压断枯枝的尖锐连同那声声辱骂的刺耳,便愈发清晰响亮,一字不落的传入殿中。

顾眠笙跪在泛黄的佛像前,双手合十,羽睫轻颤——吧嗒一声,泪珠儿滴在冷硬如坚冰的地板上,凉彻心骨。

她早该知道秦沐之和余若水狼心狗肺的,却也没想到竟会无情至此。

她还是镇国公掌上明珠时,秦沐之不过是宫女所出的卑贱皇子,余若水也只是父亲麾下的无名小将。

她心疼秦沐之才德兼备,却出身卑微,不良于行,亦怜惜余若水才貌双全,却身份低下,处处吃亏。

没曾想,她煞费苦心的扶持,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殿门不知何时已然大开,银丝炭暖融融的热气混着香馥馥的熏香霎时盈满整座冷宫。

香香暖暖,似乎要让身在其中之人安心合眼,做一场美梦。

林嬷嬷搓着手陪笑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刚刚大婚,怎地到此处来了?

这地儿不干净,恐损了殿下和娘娘的福气呀!”

“怎会?”余若水柔声道:“顾姐姐开春便要嫁去西戎做王后了,保不齐生下一子半女,还能做得太后呢!

这等有福之人,你们切不可胡诌。”

林嬷嬷连同底下的宫人都捂嘴偷笑起来,谁不知道这和亲是十八新娘八十郎啊?

听说那西戎大王年轻时沉溺美色,早坏了身子。

宫中多传,那大王已得了花柳病,活不过开春了。

就算顾眠笙嫁过去,也不过是一缕芳魂,迟早的事。

顾眠笙不应不答,直直的跪着,仿若冰雪中凌寒红梅,傲骨挺立。

众人的嗤笑似乎只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

余若水递了个眼色,身边宫女盈盈走出,倨傲道:“娘娘听闻公主茶饭不思,因此特来看望。

公主即便不喜我家娘娘,不愿上前请安,也不能不向太子殿下请安啊!

莫非,公主是因要嫁去西戎,便不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了?”

见秦沐之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厌恶之色,余若水满意的微笑起来。

“云莺,本宫与顾姐姐是自小的姐妹情分,行不行礼,又有什么关系呢?”

“余妹妹此言差矣。”背对众人的顾眠笙突然开了口。

许是久未进食水米,空灵的嗓音掺了一丝喑哑。

只这一轻轻开口,便能顷刻夺人心志,忍不住让人想转过去瞧瞧,到底是怎样的美人儿才能有这样一副悦耳的嗓音,要将人的心酥化。

“本宫虽是公主,却是圣上亲封的顺宁——长公主,是西戎未来的王后。

若按行家礼,本宫是太子和娘娘的姑姑。

若依行国礼,本宫是西戎的王后,太子只是南齐储君。

皇上尚且允诺本宫只需微微屈身行礼,怎么,殿下和娘娘是要比陛下的面子还大了吗?”

云莺登时面如死灰,这话如何应得?

余若水摆手示意,昭阳殿转头又空荡冷清起来,只余他们三人。

“姐姐,事到如今,你怎的还要逞口舌之快啊?

顾家通敌的书信证据确凿。

即便本宫与殿下甚是不舍,也不能求皇上收回满门抄斩的圣旨啊!”余若水清丽皎好的面庞露出怜惜与心疼。

顾眠笙缓缓睁开双眸,入目便是一双藕荷色软烟罗绣金丝并蒂莲的芙蓉软底鞋。

莲花殷红如血,颗颗粉润珍珠从花蕊处溢出,似是血泪。

伪造的书信是余若水父亲亲自交的,满门抄斩是秦沐之亲自求的,她有什么不舍?

她含笑讥讽的看向那两人,剑眉微翘,恰若凌驾高枝的蔷薇。

即便这蔷薇枯零,形容衰败,跪在地上,也气势逼人,不容进犯。

秦沐之素来谦和的面具似乎终于龟裂开来,不屑道:“顾眠笙,是非如何,父皇自有论断,由不得你。

如今父皇已把黑铁骑交与了余敬然余大人。

你若不想受皮肉之苦,最好乖乖把顾怀曾给你的虎符交出来。

否则,孤可不敢保证你能否活着出嫁。”

顾眠笙抬头看着那张儒雅英俊的脸,忽然想起第一次见秦沐之的光景来。

那少年彼时刚自烈马坠下不过三月,便扶着轮椅,在水榭亭台中练字。

她陪着丹阳公主在御花园里泛舟采荷,满湖都是潋滟水光,接天荷叶。

隐隐听到有人叹息,她抬眼一看,一片粉红碧玉中,一眼就见那穿着深松绿长袍的少年——字好,人也好。

想到此,她不由低头苦笑一声,复又仰面厉声质问:“秦沐之,顾家待你不薄啊!

你不良于行,我哥访遍山川名医。

你身份低微,我娘替你牵线贵妃。

你怀才不遇,我爹在朝中为你美言树威。

没有顾家,哪儿来今天的太子殿下您啊?

午夜梦回时,你也不怕梦到顾家人向你索命吗?”

“够了!”秦沐之冷笑起来,“你顾家拥兵自重,抄家是迟早的事,孤凭什么陪你们一同送死。

再者,孤从未不良于行。

你顾家为孤做的一切,不都是你们自己心甘情愿,觍着脸送上门儿的吗?

若不是你浑身是伤,嫁不出去,顾家又怎会处心积虑为孤铺路,妄图将你嫁与孤呢?

孤不良于行是假,你伤疤丑陋是真,

残破之身还敢肖想嫁与孤?真是不知所谓!”

顾眠笙忽然心口一刺,喃喃自问道:“竟是装的么?”

瞧见她捂着心口,纤细白净的脖颈处勾勒的血色蔷薇直顺延到衣领之下。

想到那疤痕翻出红肉的模样,秦沐之又是一阵作呕。

“殿下不妨出去歇息,容妾身与顾姐姐好好说说吧。”余若水温柔的替他抚着胸口,满满都是爱恋的情意。

“你总是这么善解人意。”秦沐之关切的握了下她手,“若是这丑女敢做出不妥之事……”

他厌恶的看了眼顾眠笙,“你不必与她客气!”

*

大门刚紧闭,余若水便一拂裙摆,坐在她身旁的小凳上,“姐姐,你三日未进水米,一月未尝荤腥。

妹妹心疼你,特意带了些吃食来。”

她笑盈盈的举起勺子,手腕上的珊瑚珠手钏熟悉得刺眼。

“你……”顾眠笙只觉有厉鬼掐住喉咙,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顿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道:“你哪儿来的这手钏?”

这分明是她父亲顾怀曾送给母亲崔元夕的定情信物,母亲一直随身携带,便是沐浴时也未曾卸下,唯恐下人不慎弄丢了去。

如今,这手钏在余若水手中,那母亲可安好?

母亲腹中八月大的弟弟可安好?

余若水似乎对她的惊慌甚是满意,没有等她再问,便笑着开口道:“你还不知道吧?

你外祖父的门生,户部尚书苟显一听说你母亲下狱,便忙不迭赶过去看望了。

听说……呵,听说在狱中待了两个时辰才走的呢。”

说完,又叹了一口气,“不过你母亲也真是的,苟大人好心看望她,她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抓伤了苟大人的脸呢?

苟大人是文臣,不便动粗,只好将她交到军营中,让别人动手了。

军营三月不曾送军妓过去,你母亲怀着孩子,才送过去竟咬舌自尽……”

“啧啧啧……”余若水摇头,神色悲悯,“真是可怜呢!”

“你……你还是不是人!”顾眠笙双眼通红,下唇紧咬出血,恨声道。

当年余若水寄居顾家出天花时,是母亲不顾性命,日夜照料,喂她汤药,她才能活下来,如今……

“啪”顾眠笙被打得歪在一旁,嘴角溢出一丝血。

“你好意思说你母亲?”余若水怒道:“若不是你母亲,我母亲如何会在病中气急攻心而亡?

至于父亲,更是为了想日日见她,把我送到顾家照料。

好在本宫聪颖,早在五岁便绝了你艳冠京城的好命……”

她五岁到厨房想亲自给余若水端碟吃食。

没曾想刚站到灶台边,一只黑猫便朝她扑过来,台上一碗滚滚的牛乳正泼在她的胸前……

余若水托着腮,笑得天真,“不过是在你香囊中放了些香粉罢了。”

顾眠笙闭了闭眼,她记得。余若水天花消除时,为答谢母亲绣了个香囊给她。

那是余若水第一次绣荷包,母亲很是感动,说她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

母亲心慈,又怎会想到她救了的孩童,正是害她亲女之人?

“还忘了与你说,军营肉少,守粮仓的狗都没吃的。

我见你母亲细皮嫩肉,特让火头兵用她烹了锅肉羹喂狗。

怕你忘了肉羹几何,特让东宫小厨房烹了锅驴肉给你看看!”

顾眠笙豁然睁眼,一勺烹得嫩滑的肉羹便凑到她嘴边,她腹中陡然翻滚,几欲作呕。

喉头一甜,顾眠笙瘫坐在地,浑身冰凉,过了半晌才道:“我……我父亲与哥哥,是否也已丧命在你手中?”

“顾怀曾与顾延琛在雍州私自屯兵,意图谋反,陛下亲自下旨……”

她红唇轻吐,一字一句道:“万箭穿心,马踏成泥。你哥哥跳崖身亡,一个……都没逃得了。”

“你若乖乖交出虎符,才有活命的机会啊!”

顾眠笙笑得苍凉,手指颤抖的接过那碗肉羹,轻轻搅动,垂眸道:“是啊,是要好好活着……”

余若水心中一喜,“那虎符……”

顾眠笙突然将那汤羹往口中一送,将汤碗一松。

哗啦一声,撒了一地肉羹和碎裂的玉片。

跪在地上的顾眠笙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将头上的银簪一拔,猛冲到余若水面前一划——血流之下,眼至下颌,伤可见骨。

“啊!”余若水痛苦的捂着脸,满脸惊恐,“你这贱人!”

“若水?”秦沐之听到响声,急急走进来。

“妹妹……噗”顾眠笙被她推倒在地,吐出一大口黑血来,伏在地上奄奄一息,“我已告知妹妹虎符下落,为何……为何还要……噗”

“殿下,不!没有……她没有……”

她用力偏头,含恨看向余若水,手轻轻抚上染着血色的青色玉石碎片。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若有来世,她必教这负她辱她之人,血债血偿!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小说章节标签:名门,权宠娇妃

版权说明

《名门嫡女:权宠娇妃》为作者清檀的虚构作品,是一本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请尊重正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