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宅男的美女房东

宅男的美女房东

童童 著

完本免费

宅男的美女房东全文讲述了当一个自由却缺钱的宅男遇到一个多金又神秘的美女,平淡的生活注定要起波澜。她甜美神秘,白天是知性聪慧的策划人,晚上是夜色中妖娆性感的妖精;他白天是带着黑框眼镜的网络写手,晚上依旧是带着黑框眼镜的游戏高手;当宅男遇到美女,当平凡的写手遇到了资深的策划人,一场颠倒的爱情在欲望城市中上演。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43.3万字|更新:2019/05/24

免费阅读
宅男的美女房东全文讲述了当一个自由却缺钱的宅男遇到一个多金又神秘的美女,平淡的生活注定要起波澜。她甜美神秘,白天是知性聪慧的策划人,晚上是夜色中妖娆性感的妖精;他白天是带着黑框眼镜的网络写手,晚上依旧是带着黑框眼镜的游戏高手;当宅男遇到美女,当平凡的写手遇到了资深的策划人,一场颠倒的爱情在欲望城市中上演。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宅男的美女房东是一本精彩的都市小说,由童童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43.3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当一个自由却缺钱的宅男遇到一个多金又神秘的美女,平淡的生活注定要起波澜。她甜美神秘,白天是知性聪慧的策划人,晚上是夜色中妖娆性感的妖精;他白天是带着黑框眼镜的网络写手,晚上依旧是带着黑框眼镜的游戏高手;当宅男遇到美女,当平凡的写手遇到了资深的策划人,一场颠倒的爱情在欲望城市中上演。喜欢女神,宅男,欲望,爽文,都市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我饿了,先吃饭吧。”肖钰被菜的香味吸引了过去,她已经放开了苹苹,走到张慕扬身边,咯咯笑着,“小帅哥,看上去厨艺不错嘛,你是哪家的钟点工?有空也帮姐姐做饭吧。”

“肖钰,先去洗个脸,外面这么热,看你脸上的妆都花了。”苏可莹急忙将她往洗手间推去,冲张慕扬使个眼色。

“花了?不会吧?难怪刚才29楼的帅哥没有看我一眼……”肖钰悲惨的大叫着,冲进卫生间里。

张慕扬摇了摇头,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桌子,擦了擦手,往门外走去。

苹苹和果果抬头看着他,因为女主人在房间里的关系,这一次并没有和往常一样跟了出去。

正在他要关门的时候,房间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脚步一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可莹,你的手机铃声怎么换成这个了?”卫生间里,伴随着水声,肖钰活力四射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有听到苏可莹的回答,而手机依旧响着,张慕扬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拿,因为平日很少有人会给他打电话,除非是催稿的编辑。

苏可莹冲到张慕扬的房间里,迅速拿起桌上的手机摁掉,她不想被肖钰知道自己有个男房客,一来是肖钰十分的八卦,二来,肖钰和睿的弟弟是死党。

这是她租出房子之后,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家具依旧是以前的家具,可多出了另外一个陌生人的味道,让她有些不适应。

苏可莹正想把手机递出去,卫生间里突然肖钰尖叫兴奋的声音:“可莹,这是什么?剃须刀?!你带男人回家了?”

张慕扬头皮一炸,急忙回到屋子里,那洗衣盆里还放着他的内裤!他快速的走到阳台,将自己晾晒的衣服取下,再拽下几件苏可莹的衣服,接着往卫生间冲去。

“那个……给苹苹和果果用的……”苏可莹已经在卫生间里,夺过剃须刀,笑的一身冷汗,一双眼睛迅速的扫描着各个角落。

“给狗狗剃毛?那个剃须刀会伤到它们的。”神经大条的肖钰大咧咧的说道。

“所以就放在这里一直没用。”苏可莹笑容有些僵硬,她看见洗衣盆里张慕扬的衣服了。

“请让一下。”张慕扬抱着一大堆衣服快步走了进来,站在洗衣盆前,将手里的衣服迅速扔到盆里,转头含笑问道,“张小姐还有换洗的衣物床单吗?”

“……暂时没了……你收拾完房间可以走了。”苏可莹眼里隐约跳动的火焰,看着张慕扬将一盆衣服一股脑的都倒进洗衣机里。她讨厌别的男人随便碰自己的衣服,更讨厌自己的衣服和他的内衣放一起搅和。

只是这一次没法怪他,谁让肖钰突击检查,平日周末她忙着到处约会,哪有没时间来自己家里?

“肖钰,先去吃饭吧,菜都凉了。”苏可莹揉了揉脸,想让表情正常过来,拉过肖钰,将她先推出卫生间,趁着她没注意把张慕扬的手机放到洗手台上,走了出去。

张慕扬这才长出了口气,急忙抓过已经被关了机的手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将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一股脑都塞进飘窗台下的木柜里。

看了眼清爽干净没残留自己任何衣物的房间,张慕扬终于松了口气,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配合苏可莹,而苏可莹为什么不想她的朋友知道自己是房客。

作为一个宅男,他习惯浪费大量的思考每一个无聊的问题。

“可莹,小尧想来看你。”肖钰突然神色一整,说道。

苏可莹正喝着汤,差点一口喷了出来,她急忙掩饰的抽出一张餐巾纸,声音低了下来:“他来做什么?不是还需要在美国进修一年吗?”

“他提前回来找工作,没有地方住,所以想住在你这里。”肖钰咬着肉,含糊不清的说道。

“回来找工作?”苏可莹眉毛一挑,有些疑惑,据她所知,许尧进修的时候已经在兼职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进修结束后,也会顺利去美国一家全球五百强的企业。

“嗯,他想回来,已经订好了机票。”肖钰点点头,她倒是很兴奋。

“当”,勺子放进汤碗里,苏可莹有些食不知味。

她不是不愿意许尧回来,可他是许睿的弟弟,长的异常相像的两兄弟……

她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痛失真爱的悲伤隐藏好,如果许尧回来,她会时时刻刻想起那些过往。

“你不想他回来?”肖钰见苏可莹有些失神,皱了皱眉头,“他可是许睿的亲弟弟,你不会不想帮他吧?人家一个人在美国孤孤单单,回来多热闹……喂,你不会真的铁石心肠……”

“什么时候的机票。”苏可莹打断絮絮叨叨的肖钰,低低问道。

“下周三晚上六点。”肖钰一扫刚才碎碎念,继续兴奋的说道,“我们去接他,晚上来你家开个party!”

“等见面再说吧。”苏可莹有些心神不宁起来,她抚了抚额头,勉强笑道。

站在房间里的张慕扬并非有心,却听到这段话,心中一咯噔,他不会好运到头了吧?如果这里在住进一个男人——听她们的口气,这个男人和苏可莹的关系还很微妙,那他岂不是会被赶出去?

这么便宜的房租,这么好的条件,哪怕是天天要打扫卫生遛狗做饭,他也不要被赶出去回到小黑屋的时代。

张慕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楼下,穿过地下通道,坐在中心公园的椅子上,张慕扬第一次发现自己多留恋苏可莹的家。

虽然她对自己有些冷淡,有时候还会提出一些苛刻的条件,那两只大狗也比较粘人,但他真的很喜欢那个“家”。

下周三就有个叫“许尧”的男人要和自己抢夺房间,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炎热的天气,张慕扬空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平时热闹非凡的中央公园除了避暑的流浪汉,几乎没有其他人。

原本想今天在苏可莹面前好好露一手,让她过个温馨的周末,可现在却是自己无处可去。

掏出已经关了机的手机,张慕扬突然想到今天中午有人给他打电话,说不准是铭兴人品爆发,准备请他出来吃饭。

刚刚打开手机,还没来得及翻开未接来电,电话铃就拼命的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张慕扬看了一眼,如果不是铭兴,那就是编辑或者作者给他打电话。

“喂,是断刃吧?”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说的是他在奇幻杂志上的笔名。

“是,您是?”张慕扬有些激动起来,听她说笔名“断刃”,基本上就确定是约稿的编辑。

“我是暮光编辑,是温柔的刀介绍你的小说,我们杂志正紧缺一个长篇小说连载,不过……”那边见找对了,立刻说了一大堆的话,

温柔的刀是个可爱的女孩,职业也是写手,只是比他早出道半年,交际能力非常厉害,认识无数的出版社和杂志报刊。

温柔的刀本名叫汪霞,与他在网上认识不到半年,可两人的关系却好的很。所以汪霞利用自己交际广泛的优点,为张慕扬拉到一个好机会。

接完电话,张慕扬灰暗的心情又明亮起来,他原先只是写短篇给杂志,而长篇都是充当枪手,这一次,居然风评不错的暮光周刊问主动约稿,要一个长篇连载。

虽然那边给新人的稿费并不高,而且还要求下周三之前先给他们三万字开篇审核,但张慕扬依旧十分兴奋,立刻用手机登上QQ,准备好好感谢汪霞。

一般来说,这大中午的时候,汪霞刚刚起床打开电脑。只是今天让他失望了,他发了无数次表情,汪霞的头像还是灰色的。

“霞里邪气”,这是汪霞的QQ网名,她一个小女孩,主要写的是武侠和玄幻。有时候她心情特别好,或者那天日子很特殊,她就会把自己的网名改成“霞里侠气”,在张慕扬看来,无比的可爱。

在一个宅男的世界中,网络生活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而虚幻的网络世界,却能给他带来最真实的存在感。

第一次,张慕扬因为汪霞没有上线而有些失落。他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网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租住的房子里。

榕树的宽大枝干挡住了炎热的气流,可风依旧很燥热。

下午三点,炎热的天气似乎到达了最高点,这时,张慕扬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房东的电话。

张慕扬本来昏昏欲睡,在热浪中一边想着杂志的稿子,一边想着周三可能发生的事情。

“张先生,现在在哪里?”苏可莹的声音依旧甜美而礼貌,带着一丝不会让人厌恶的清冷距离。

“中央公园。”张慕扬很想多说几句话,可是他在苏可莹面前,完全是被动的。

现实生活和网络不同,他在网络是幽默而风趣,满腹经纶,会引导着话题滔滔不绝。而现实中,他却有些沉默寡言,甚至有些木讷,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

“我在公园南门口等你。”依旧是悦耳的声音,听不出主人此刻真正的心情。

“哦,好。”张慕扬立刻起身,往公园南门口走去。

苏可莹坐在车中,后座的苹苹和果果正兴奋的凑到车窗口往外看着,知道女主人要例行带它们出去郊游。

车厢内的温度已经调节到最舒适的度数,里面飘荡着班得瑞的钢琴曲,悠扬怡然。

咖啡色的大墨镜将苏可莹的脸遮去了一半,从挺直的鼻梁和弧线是微微上翘的红唇上,看不出她此刻的心情。

张慕扬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苏可莹远远的看着他走过来,因为中午的事情,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所以特意来接他去郊外度周末。

这是睿走后,她第一次带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去郊外。

他身高目测有一米七五,有些瘦弱,长相清秀,带着点纤细斯文。或许玩文学的大多都是这种类型,他有一双修长白净的手,带着某种神经质的敏感。

一看就是个舞文弄墨的书生,所以第一次见到他心里就没有反感。

不过对这种人,也不会有其他特殊的情感,因为他们的存在感非常的弱。

张慕扬一眼就看到那辆漂亮的甲壳虫,苏可莹为他打开车门,问道:“中午吃饭了吗?”

“哦,吃了……随便吃了一点。”张慕扬见她示意自己坐进去,立刻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说道。

“今天下午还有其他事吗?”苏可莹发动车子,看了他一眼,“如果没其他的事的话,晚上请你去吃农家饭。”

张慕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要请他出去吃饭?

“算是今天中午的补偿。”见他呆滞的书呆子模样,苏可莹补充说道,“不过你的厨艺还可以,看不出来。”

“你喜欢就好。”张慕扬内心波澜迭起,努力想找些话题,可现实生活总不像敲打键盘那样流畅。

“我每周都会去郊区一次,有一个地方的山水风景很好,而且安静。”苏可莹与他也没多少共同语言,半天才打破车厢的沉默,说道。

“城市的生活压力很大……”张慕扬完全接不上话,他只要一与苏可莹说话,就感觉挫败,自己就像个没智商的傻瓜。

“我一直想在乡下有自己一间小小的木屋,每星期都去那里度周末。”苏可莹将车转到高速路口,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一个人在夜晚的时候,听着风从树林穿过的声音有多美好吗?还有那些星星,远离了城市的嘈杂和污染,格外的明亮。春天雨夜,还会有布谷鸟鸣叫,夏至,会多了蛙鸣……”

像是突然找了倾诉的出口,苏可莹在漂浮着安适优雅的钢琴曲中,描述着那里的一切。

只是她没有说,她的小木屋中少了一个重要的人;她也没有说,她的那些快乐是一个叫睿的男人带来的;她想将自己生命中的某个秘密绕过去,仿佛少了那个男人,她依旧是完整的,她的生活也是完整无缺的。

身边这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男孩,虽然不是个很好的交谈对象,可却是一个少有的倾听者。他不会打断自己的话,只会安静的看着前方听着。

“你看,空气开始湿润新鲜起来。”将空调关掉,所有的车窗打开,苏可莹已经将车驾驶到一处山脚,迎面扑来的,都是泥土和树木的清香。

炎热的空气被那些高大的树木阻挡,山风从脸上滑过,清凉而舒畅。

渐渐远离城市的山脚,在一处池塘边,有一个简单的小木屋。

车停在木屋边搭建的类似车库的木房中,一直安静坐在的两只狗开始兴奋,苹苹竟迫不及待的从窗口跳了出去,撒开腿在草地上奔跑起来。

苏可莹打开车门,微微笑道:“这里怎么样?”

“像一幅画。”张慕扬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是农村走出的孩子,见惯了山山水水,可今天不知是不是因为身边的人不一样了,总觉得这木屋这池塘这绿地蓝天像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

“远远的看着,更像一幅画。”苏可莹往小木屋走去,声音里似乎有淡淡的喜悦。

“可是……这里好像太偏僻了,晚上一个人会不会害怕?”张慕扬看了眼四周,零零散散的农居分布在远处,青山绿水间,这里安静祥和却有些偏僻,她一个女孩,只身一人在这里度周末未免有些危险。

“害怕?为什么要害怕?”苏可莹打开小木屋的门,一股木头夹杂着某种花朵的清香迎面扑来。

屋子里的光线十分明亮,因为屋顶居然开了个大大的玻璃窗户。

“一个女孩子……这种地方会很危险吧?”张慕扬学着她换鞋进入屋子里,四处打量着说道。

“这里的邻居都很好,而且林业派出所就在三公里外,简而言之,这里的治安不比城市差。”苏可莹将窗户都打开,看着外面嬉闹的两只狗,声音微微一低,“瞧它们玩的多开心,这片草地没人会来呵斥它们。”

“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吗?”张慕扬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脑中猛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你很忙,吃了晚饭我会送你回去。”苏可莹转头对他说道。

忙?他就是忙的要死,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回去,只有傻瓜才会说忙。

“不忙,不忙,我最近不忙。”一连说了几个不忙,张慕扬脸上有着来不及掩饰的傻笑。

“那晚上就住在这里,度完周末再回去。”苏可莹见他脸上的表情,突然扑哧一笑,“你还真……挺有趣。”

张慕扬被她突然绽放的美丽笑容恍了神,她说自己有趣?

“呆子!”苏可莹见他一副书呆子模样,笑容更加灿烂,说完就往屋外走去。

呆子?张慕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可爱,终于像一个邻家妹妹。

临近黄昏,山脚的气温突然低了下来,张慕扬跟在苏可莹的身边,来到一家农院里。

这家农院并不是饭店,里面住着一个老奶奶和她幼小的孙女。

“张奶奶。”老远,苏可莹就打起招呼来。

“苏姐姐!”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一个红衣小女孩率先跑出来,飞奔到苏可莹面前。

“莹莹来了,”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奶奶迎了出来,笑容满面的说道,“饭已经做好了,快进来……唷,这位是?”

“我的朋友。”苏可莹看了张慕扬一眼,笑容满脸的说道。

“哦,快进来快进来,上周你没来,小帆可想你了。”老奶奶身边站着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已经和两只狗玩闹起来。

张慕扬看着院子里的槐树下小石桌上的摆着的饭菜,这就是苏可莹所说的农家菜。

“哎呀,这几天有点热,外面吃着凉快。”张奶奶还在往石桌上端菜,笑眯眯的说道,“上次你没回来,我过去给你木屋里的花花草草浇了两次水,外面的栀子花开得好香了……”

张慕扬被有些害羞的红衣女孩拉着一起堆沙子,他竖着耳朵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原来苏可莹每个月会给这个张奶奶“工资”,每周都会来这里吃饭,拜托她照顾自己的木屋,而张奶奶两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年底才会回来一起,平日无事,也乐得她每周来热闹热闹。

“大哥哥,你是苏姐姐的男朋友?”小女孩先前还害羞,现在和张慕扬玩的兴起,也不惧生了,好奇问道。

“啊?不是……”张慕扬一听,急忙先看向和奶奶一起在屋里忙和的苏可莹,见她没注意这边的谈话,才摆了摆手,逗她问道,“不是……你知道什么叫男朋友吗?”

“当然知道,奶奶说是要结婚的人。”小帆倒是人小鬼大,有着农村孩子的机灵劲。

“那你不是她男朋友,为什么带你来这里?苏姐姐以前只带男朋友过来。”小帆歪着头想了想,又问道。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女孩不过是无心之言,可张慕扬心里却是五味交杂。说不上来原因,他明知道自己的房东大人是高高在上的凤凰,而且自己和她最多也只能是朋友,可即使这样,他对她所有的事情还是有些在意。

莫名其妙的关注。

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和一个异性在现实生活中有交集,所以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关注着她的一切。

“她以前的男朋友好看吗?”张慕扬小声的问道。

“好看!”小帆偏着头想了想,“很高,对苏姐姐可好了,还会给我买好多礼物。”

“小帆,快去洗手,别缠着哥哥,要吃饭了。”奶奶端着菜出来了,高声说道。

“知道了。”小女孩到是挺乖巧懂事,立刻拍拍手,拉着张慕扬说道,“我们一起去洗手。”

张慕扬此刻心中满是苏可莹男友的模糊形象,他不知道现在苏可莹和她的男友是否还联系,从平时电话上看,她并没有固定交往的男友。

下一页

版权说明

《宅男的美女房东》为作者童童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