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

言小烟 著

完本免费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全文讲述了某日,某女不要命调戏某男,“王爷,绣娘仰慕你。”某男冷眸睥睨,挑起苏锦绣的下巴,讽刺道,“仰慕本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还不够格!”某女含眸浅笑,“那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哭着求我扑倒你的。”某日,某男躺在床上,贱贱笑道,“娘子,床已暖好,请妻入瓮。”某女揪着某男耳朵,“不是说我还不够格?啪啪打脸疼不疼?”复仇刀刀见血,权谋步步为营,腹黑辣手嫡女和心机妖孽王爷共谋天下。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136.6万字|更新:2019/05/24

免费阅读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全文讲述了某日,某女不要命调戏某男,“王爷,绣娘仰慕你。”某男冷眸睥睨,挑起苏锦绣的下巴,讽刺道,“仰慕本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还不够格!”某女含眸浅笑,“那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哭着求我扑倒你的。”某日,某男躺在床上,贱贱笑道,“娘子,床已暖好,请妻入瓮。”某女揪着某男耳朵,“不是说我还不够格?啪啪打脸疼不疼?”复仇刀刀见血,权谋步步为营,腹黑辣手嫡女和心机妖孽王爷共谋天下。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是一本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由言小烟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136.6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某日,某女不要命调戏某男,“王爷,绣娘仰慕你。”某男冷眸睥睨,挑起苏锦绣的下巴,讽刺道,“仰慕本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还不够格!”某女含眸浅笑,“那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哭着求我扑倒你的。”某日,某男躺在床上,贱贱笑道,“娘子,床已暖好,请妻入瓮。”某女揪着某男耳朵,“不是说我还不够格?啪啪打脸疼不疼?”复仇刀刀见血,权谋步步为营,腹黑辣手嫡女和心机妖孽王爷共谋天下。喜欢古言,宅斗,权谋,王爷,虐恋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陈国历年一百二十七,八月十八。

太后四十大寿。

大宴群臣,夜明珠做灯,汉白玉铺路,熏香满室,丝竹遥作,大红的绸缎挂满宫闱,灼灼炳炳,风露旖旎。

苏锦绣忽地睁开眼睛!

眼前的一切,花团锦簇,繁华如梦……

浑身僵住!

痴痴地坐在宴会的椅子上,眼前觥筹交错,杯盘狼藉,耳边犹记得山崖之下的声声誓言,以及苏锦妆和凌松鹤的辱骂嘲笑。

摊开双手,没有受伤?手筋脚筋还在。

摸了摸脸,没有毁容?

那双剪水双瞳还在,她的眼睛没有瞎。

这是怎么回事?!

宛若头顶响了一记惊雷,苏锦绣口舌打结,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和她的母亲王氏,一起被苏锦妆和凌松鹤丢下了山崖?

而现在眼前的景象,居然是这样的熟悉?

抬起桌子上的竹叶青,趁着琉璃酒盅,苏锦绣看清了自己的脸!

“怎么可能!”她惊呼出声。

这分明就是她十三岁时候的景象!

苏锦绣不确定地捏了捏自己的脸。

“哎哟!”直到脸上的刺痛提醒她,她并没有在做梦,她才欣喜若狂的站起,好好地看着自己的身子。

她梳着垂髫,头顶斜插着一支白玉嵌珠翠玉簪,身着一袭湖绿色的散花如意云烟裙,宛若山间清冽的泉水,悠远清雅。

苏锦绣讶然,“难道真的是上天听见了我的祈祷?所以让我再活一次吗?”

还记得凌松鹤尖刀刺进她天灵盖的时候,她嘶吼着,发出了狠历恶毒的誓言——

苏宏,苏锦妆,凌松鹤,不管是来世!还是三世!亦或者永生永世!我苏锦绣用灵魂起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明明还是上一刻说的话,现在却已然应验了?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苏锦绣紧紧地攥着手绢,在位子旁边踱步,激动的情绪导致她现在浑身都还在颤抖。

舞台之上,丝绸翻飞,暗香袭来,一个个莲步生花的女子,轻歌曼舞,回眸浅笑。

台下各位王公贵族酌酒弄词,好不热闹。

苏锦绣记得,今天便是太后的五十大寿。

而苏锦妆会在今天,表演一场绝美的惊鸿舞!艳压群芳!使所有的公卿小姐的表扬,都黯然失色!

她会声名大噪,流芳百世,而镇国公府的二子凌松鹤,也便是在今天看上她!

从此与她狼狈为奸!

苏锦绣捻着手绢,扯了扯嘴角。

既然她重生了,那就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锦妆!你就等着出丑吧!

苏锦绣记得,这个时候,苏锦妆应该在后台换衣服,准备上台了。

她从宫宴的外围起身,朝着更衣室走去。

金雀屏风之后,熏香袅袅,苏锦妆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对着镜子画眉间的朱砂痣。

看见苏锦妆的那一瞬间,苏锦绣就想冲上前去,就她抽尸踏骸,千刀万剐!

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会一步一步,将辱她害她的人,折磨致死!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妆娘,你今天真美。”苏锦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而后朝着镜子前的苏锦妆走去,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和她平时内敛乖巧的性子很像。

苏锦妆回眸一看,凤眼微张,眸中闪过一丝不屑,“那是自然,我看外面的那些俗物,一个也比不上我!”

苏锦妆虽然恃宠而骄,目中无人,但是她的那张脸,确实也算得上美艳无双,再稍加装饰一番,更是妖娆妩媚。

媚眼一勾,不知要迷倒多少男人?

美,确实美,但是再美,苏锦绣也想在她脸上刺上千百个骷髅!

“妆娘,待会儿你一定能够艳压群芳。”苏锦绣一边说着,一边将梳妆台上的一支镶宝金龙金簪轻轻插在苏锦妆的发间。

苏锦妆听了苏锦绣的抬举,更是得意的弯了弯嘴,又将柳眉添得更撩人了一些。

“哎呀——”

苏锦绣故意将桌上的梳妆盒拂到地上!

一时之间,金银首饰洒了一地。

她装作惊慌失措地弯腰去捡,头顶传来苏锦妆菲薄的语气,“绣娘这是在干什么?粗手粗脚的,和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粗使婆子一个样!”

“妆娘对不起,我这就将地上的首饰捡起来。”

苏锦妆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而后又继续画着她那张早已布满铅粉的脸。

趁着这档子的时间,苏锦绣不动声色地垂眸,将苏锦妆的裙子的下摆塞在了凳子的下面,并快速地结了一个活结。

只要苏锦妆一站起来,便会被绊住,到那时那个活结一瞬被会失力自动解开。

苏锦妆绝对看不出什么。

“好了,妆娘,首饰我放这儿了,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出去了。”说完,苏锦绣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而这时,一个小宫女端着一杯清茶走了进来,“二姑娘,喝点儿茶润润嗓子吧。”

苏锦妆正看着自己眉目如画的脸庞,对着镜子回身去接宫女手里的茶,却是不小心将茶水给碰翻了!

“啊!”苏锦妆惊叫一声,那滚烫的茶水,就这么泼在了她的裙子上。

倏然站起!

却不料身子忽然一阵倾斜,裙子好像被什么压着一样,一道反力,瞬间将她拽到了地上!

“碰——”一声,苏锦妆立马摔得一个狗吃屎。

“疼!”

那小宫女见状,连忙将托盘放下,脸色煞白,赶紧弯腰去将地上的苏锦妆给扶了起来。

“二姑娘,你怎么样了?”

好巧不巧的,那小宫女去扶苏锦妆的时候,脚刚好踩在了她的裙摆上。

苏锦妆忽然想起,刚刚她好像就是因为裙子被什么东西给绑了一下。

她现在才会跌在地上的。

于是,不分明红皂白的,就狠狠地在她宫女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你这个贱种,将茶水打翻在本小姐的身上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将我绊倒!难道你是不要命了吗?”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不是奴婢做的!”那小宫女脸上挂着泪痕,伤心地说着,刚才那茶水,明明就是苏锦妆自己不小心碰到的,现在却赖在她的身上?

并且刚才也是苏锦妆自己摔倒的……

尽管那小宫女心里很委屈,但是也只能说着不敢,而后伸手,想要将苏锦妆给扶起来。

但是,苏锦妆骤然蹙眉,痛呼一声,“小蹄子!轻一点儿!”

说罢,疼的龇牙咧嘴,轻轻将裙摆给掀起来,“啊!流血了,流血了!”

苏锦妆趴在地上,连连哀嚎。

而这个时候,苏锦绣适时地进来,看见眼前的这一幕,马上也是紧张地说道,“妆娘,你的膝盖怎么了?”

“绣娘,都是这个狗奴才,是她将我绊倒的!现在我感觉自己都站不起来了,怎么办啊?你快点去交母亲来!快点去叫啊!”

说着,居然开始哭鼻子了。

苏锦绣掩着嘴,在苏锦妆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一笑,而后赶紧去交苏锦妆的母亲,秦念樱。

不久,秦念樱便火急火燎的来了。

看见女儿摔了膝盖,根本就无法站起来。

蹙眉,简单的询问了一下缘由之后,又狠狠碗了那小宫女一眼睛。

小宫女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

秦念樱在腰上狠狠地捏了那小宫女一把,呵斥道,“还不快滚出去!”

苏锦绣不解地皱眉,秦念樱怎么会这样就轻易地放过那小宫女呢?

要是在平时,她一定会命人将那小宫女给杖毙的!

待那小宫女出去之后。

苏锦妆趴在秦念樱的身上,哭诉道,“母亲,现在该这么办?马上就到女儿表演了,但是女儿现在的这个样子,连站都站不起来,还怎么表演啊?”

秦念樱勾了勾唇角,胜券在握的笑道,“放心吧女儿,你现在马上将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母亲戴上面纱,为你出去表演!”

原来如此!

苏锦绣一惊!怪不得秦念樱会如此轻易地便放过刚才的那个小宫女,原来是想要将‘闲杂人等’支出去。好让她代替女儿上场!

秦念樱是苏府的二房,出生不过是天香楼的一个艺女。

当年父亲便是看上了她惟妙的舞姿,才背着母亲王氏和她花前月下,最终联合起来,将母亲和自己推向深渊的!

要是秦念樱亲自出马,那今天的舞蹈,则会更加惊艳!

但是大伙儿必然不会知道,蒙着脸的女子,会是苏锦妆的母亲,按照报幕来说,也只会以为是苏锦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辣手嫡女:扑倒腹黑王爷》为作者言小烟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