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

图大喵 著

完本免费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全文讲述了裴堇年日日宠她、霸她。临城谁都知道,裴三爷有一个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她死了。”订婚宴上,裴三爷孤身一人,面无表情的站在话筒前,冷漠的神色间暗藏攫烁的杀机。三年后,童熙被他禁锢在洗手间里,隔天竟然收到法院的传票。童熙毅然收拾行李逃走,却从此落入他裴堇年早已张开的天罗地网中。“童童,三爷的爱只有一次,你以为你能逃得掉,我们之间的账,慢慢算。”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131万字|更新:2019/05/24

免费阅读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全文讲述了裴堇年日日宠她、霸她。临城谁都知道,裴三爷有一个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她死了。”订婚宴上,裴三爷孤身一人,面无表情的站在话筒前,冷漠的神色间暗藏攫烁的杀机。三年后,童熙被他禁锢在洗手间里,隔天竟然收到法院的传票。童熙毅然收拾行李逃走,却从此落入他裴堇年早已张开的天罗地网中。“童童,三爷的爱只有一次,你以为你能逃得掉,我们之间的账,慢慢算。”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是一本精彩的总裁小说,由图大喵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131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裴堇年日日宠她、霸她。临城谁都知道,裴三爷有一个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她死了。”订婚宴上,裴三爷孤身一人,面无表情的站在话筒前,冷漠的神色间暗藏攫烁的杀机。三年后,童熙被他禁锢在洗手间里,隔天竟然收到法院的传票。童熙毅然收拾行李逃走,却从此落入他裴堇年早已张开的天罗地网中。“童童,三爷的爱只有一次,你以为你能逃得掉,我们之间的账,慢慢算。”喜欢宠文,美男,腹黑,霸道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黑色的汽车驶进临靠海湾一价难求的悦色酒店,在酒店正门停下。

后座闭目假寐的男人睁开眼来,清冷的黑眸仍氤氲着迷蒙的醉态,眼底一圈乌色隐约可见。

他揉了揉胀痛的额,薄唇翕出一声轻浅的喟叹,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额头,低垂的眼睫盖住了眼底的冰冷和讥诮。

他扶着车门下车,车内那股浓烈的酒气随着他双脚离地夺门而出。

司机绕过车头,小跑着来开车门,却还是晚了一步,看着半条胳膊搭在车门上,身子半倾的男人楞了楞神。

“三爷,需要我扶您进去吗?”

裴堇年打了个手势。

手掌盖住鼻子和嘴,重重的抹了一把。

“不用了,去把车停好。”

极度低沉沙哑的嗓音仿佛在酒精里泡过一夜。

司机应了一声,在他身后将车门关上,两三步跟上前去,“对了三爷,允溪小姐一晚上没回酒店,刚才有家叫‘约翰’的酒吧打电话来,说允溪小姐在那里闹了事。”

脚步缓慢却一步未停的男人轻轻的“嗯”了一声,司机看不清他的表情,又说:“那边的人说,如果不赔钱,就不放人。”

“开价多少?”简洁的四个字打断了司机接下来的汇报。

“不太清楚,可能需要您亲自去一趟。”

“你去,完整的把人给我带回来。”

他现在头疼欲裂,需要安静和休息。

“接回来之后不用跟我汇报,对方要多少钱,随便刷。”他伸手进西装口袋内,掏了半天,动作忽然顿住。

辗转半响,才响起昨晚上和童熙做完之后,把随身带着的唯一的一张金卡给了她。

稍稍低头瞥过一眼空荡荡的手心,这只手,不久前还捏着她的腰。

此时,衬衫袖口的金色纽扣前,手腕处不着一物。

他忽然邪肆的挽起唇,似笑非笑,淡漠的表情闪过一道算计的精光。

“陆允溪的事待会再处理,打电话给姚律师,让他到我房间里来一趟。”

一块价值两百万的名表,足够让如今身无分文的童熙陪得倾家荡产。

童熙是被一阵有礼貌又力道适中的敲门声惊醒的。

刚一坐起身来,眼前一片黑影晃过,忙闭上眼缓了会神,等睁开眼时,双眼仍然无法聚焦,面前的沙发都是晃晃悠悠的。

才回忆起来,昨晚上被灌了半瓶白兰地,她酒量不向不怎么样,其实不用半瓶那么多,半杯就足够让她倒下。

裴堇年的心,实在不是一般的狠。

当初严厉到闻到她嘴里有极淡的酒气也会发怒,如今倒是一点也不怜惜了。

她扶着脑袋,慢慢的站起身,手扒在茶几上,忽然碰到的硬物惊得手心一缩。

一张金卡。

昨晚上回家之后,终于支撑不住,她连房间都没回,直接躺在客厅的地上睡着了,这张卡,是顺手被自己放在茶几上的?

醉成那个样子,居然没把卡给扔了。

她讽刺的笑一笑,钱,有时真能叫人舍不得放手。

扣扣——

敲门声仍在继续,力道比刚才稍稍重了几分。

“童小姐,你在家吗?”

听到这个声音,童熙瞬间清醒。

她匆匆站起来,低头瞥到自己不雅的装扮,顺手从沙发上捞了一件外套披上。

开门,一张熟悉的脸站在门口。

“安叔叔,真的是你。”

她往旁边让开一步,将人迎进来,“进来吧,安叔叔。”

安空明是童老爷子公司里的御用律师,为人刚正不阿,他曾说过,童老爷子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工资,没必要再贪财,对于他,童熙是百分百相信的。

只是这人的到来,她心里一半欢喜一半担忧。

喜的是离开了临城三年,终于在异地见到了熟人。

而忧,前几天,安律师打电话告诉她,爷爷的时日不多了,那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熙熙,你爷爷他,昨天去世了。”

果然,安律师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给了她当头一棒。

醉了一晚上,本来脸色已经很白,此时更是白得像鬼一般。

童熙久久静默不言,心口一阵抽搐般的疼痛如花开般迅速蔓延,她低着头,死死的咬着下唇以抑制即将冲眶而出的泪水,觉得连开口发个气音都难以维持,喉头胀痛难受。

搁置在大腿上的双手蜷缩收紧,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一直到感觉到了疼痛。

“爷爷临死了我都没回去,他对我......是不是失望透了?”她双唇翕合间,终究没有压制住那一声哽咽。

安律师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声线慈和,安慰的唤她一声:“熙熙......”

“肯定......失望了吧,安叔叔,我是不是不该赌气?”童熙把脸埋进双手里,掌心指缝间丝丝缕缕的溢出声声呜咽。

“熙熙,叔叔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叔叔告诉你,老爷子不怨你,就算你三年来拒绝童家的任何帮助,他仍是给你留了最好的,只是......”

从他欲言又止的语气,童熙心头一沉,她擦了擦眼泪,鼻腔里混着泣音,强自镇定的问道:“安叔叔,爷爷有给我留什么话么?”

“不错,有的,但是熙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安律师翻动文件的动作很慢,轻凝童熙的眼神中带着难以掩饰的心疼。

“老爷子在三年前就拟好了遗嘱,他要把童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留给你,加上你父亲留给你的百分十二,就算老爷子死后,你也是童氏最大的股东,为了以防万一,他没有公布遗嘱,昨天,老爷子临终前,让我去银行的保险箱里取遗嘱,遗嘱被人偷了。”

“偷了!”她双拳紧握,脑子里的思绪快得让人抓不住。

“是陆川?”

她很肯定,安律师却摇头,他扶了一下眼眶上的无边眼睛,双目沉沉的看着她,“我们没有证据。”

“除了他还能有谁,当年要不是姑姑用死来威胁爷爷,把陆川弄进了童氏,他也不会坐到财务经理的位置。”

“他现在已经是代理董事长了。”

安律师不忍,可还是告诉她实情。

“老爷子发现,他的资产被偷偷转移了,实权也已经被架空,之前留的遗嘱没有公布过,陆川不承认,他说是我伪造的,可是另外的一份遗嘱,他没想到,我会带过来给你。”

安律师打开文件夹,从最里层抽出一张边角泛黄的A4纸。

——

十点左右,裴堇年独自开车到了约翰酒吧。

酒吧门大敞,里面却光线昏暗,没有一个客人。

裴堇年刚一走进去,立即有人脸色不善的赶人:“不营业,晚上再来吧。”

他瞥了一眼地上碎裂的玻璃渣子,以及四处砸烂的家具,淡漠无温的眼眸好似湖面上掠过的惊鸿。

波澜而不兴。

裴堇年看了一眼一屋子的保镖酒保们,视线最终落在吧台上趴睡的女人后背上。

粗略扫一眼四周的狼藉,径直往吧台走,有人上前拦阻时,他甩出一张黑卡:“密码1028,她砸坏多少东西,按价赔。”

保镖接过卡,和周围人对视一眼,乐颠颠的跑去收银台,在这种场合混的人,眼力极好,看的出那闹事的女人衣着气质不凡,任由她闹也不阻止,就知道会有人拿着钱来“赎人”。

裴堇年说出密码之后,吧台上趴着的女人肩膀一颤,很细微的动作,一秒后恢复如常。

走到吧台边,裴堇年斜靠在台面,唇间叼了支香烟,歪着头点燃,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随着点烟的动作,眉心自然的微蹙,半眯了眼,袅白上升的烟雾迷蒙了半张脸。

莫测的表情更加难以捉摸。

“堇年。”

一声嘤咛,陆允溪幽幽醒转,“我就知道你会来。”

裴堇年侧头,笑意不达眼底,“醒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入骨暖婚:三爷的心尖前妻》为作者图大喵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