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三千帝宠

三千帝宠

自由精灵 著

完本免费

三千帝宠全文讲述了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苏轻妍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163万字|更新:2019/05/26

免费阅读
三千帝宠全文讲述了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苏轻妍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三千帝宠是一本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由自由精灵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163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她恨,骨肉腐烂之痛,原来她只是他任意取舍的棋子。他爱,死性不移之苦,她是他永远开在池中的芙蓉花。帝王之家,在江山红颜之间利弊权衡,谁又能承诺。却不知,她于他,可辜天下,他于她,三千帝宠,不敌其爱。“妍儿,很庆幸,我能为你准备好一切。”羽千涔“羽千涔,此生此世,你都不能再抛下我。”苏轻妍他为她付出所有,只希望,所有能如七年的初见。喜欢古言,女强,爽文,皇妃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七年前……

琰月德昭九年。

刚开春,天气尚未暖,但院子里的草已长了好些。

“爹爹。”少女苏轻妍一脸欢悦,飞奔进书房之中。

身为洛州刺史的苏襄一手执笔,正要落在雪白的纸上,听见女儿的声音,立即将笔搁回描金笔架上,抬头看向明眸皓齿的女儿,眼中笑意盈然:“看你这一脸慌张样,怎么,福儿也不跟着你?”

“爹爹。”苏轻妍就像一只蝴蝶般绕过桌案,抱住苏襄的肩,侧头看着他,眼里难掩调皮,“姐姐来信了是不?”

“你这鬼灵精。”苏襄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倒像有意惹苏轻妍发急,“消息倒是通透。”

苏轻妍眸中浮起几许清浅得意,拽着苏襄的衣袖轻轻摇晃:“爹爹,你只说是不是罢。”

“是。”苏襄无可奈何地点头,“你姐姐是传了消息来,说是想念你和小妹,还有你娘,希望你们能去浮都走动走动。”

“噢!”不等苏襄把话说完,苏轻妍已经跳起来,喜上眉梢,“终于可以去浮都了!”

“怎么?”苏襄板起眼,“是不是这些日子呆在家里,觉得闷?”

“可不是嘛。”苏轻妍撅起嘴,“家里来来去去的,就这些房子这些人,浮都多好玩啊,听锦澜说,浮都有全天下最上等的胭脂水粉,还有各色珍玩,以及……古籍珍本,爹,人家真想去瞧瞧嘛。”

“好好好。”苏襄点头,站起身来,“看来我的妍儿确实是长大了,这小小的洛州城怕是留不住你了,这样吧,我现在就叫齐管家来,替你们娘仨打点行装,两日后,遣人送你们去浮都,可好?”

“爹爹,你不去啊?”苏轻妍略觉不满地撅起嘴。

“爹爹可是一州之长,哪有弃公务不顾之理?”

苏轻妍有一瞬间的失落,很快恢复常态:“那也没关系,女儿去浮都,一定给爹爹多多寻觅几幅上乘的字画,回来孝敬爹爹。”

“我倒不图这些个。”苏襄一脸慈爱,“只要你和你娘亲、小妹安然就好。”

“是。”苏轻妍侧身一福,却咯咯地笑起来,“那女儿去娘亲那了,娘亲要是知道去浮都,一定会准备大堆东西呢。”

“好啊。”苏襄点头,看着苏轻妍脚步轻盈地出了书房。

离开书房后,苏轻妍穿过中门,进了后院,却见花坛中的白海棠不知何时已经长出白色的蓓蕾,一时来了兴致,凑到跟前细看。

正当她全神贯注,忘却外物之时,一只手忽然伸来,在她肩上轻拍了下。

苏轻妍吓得低呼一声,回头看时,却见是小妹苏轻冉,遂直起腰来:“你不去绣你的花,却跑出来做什么?”

“那二姐你呢?”比起苏轻妍的调皮,苏轻冉却更显乖巧。

“我路过这里,顺带看看,你今天可去过娘屋里?”

“还没呢。”苏轻冉抿抿唇,“我寻了个花样子,想给自己绣个手绢,却怎么都做不好,正想去向娘请教。”

“那好。”苏轻妍将额前刘海甩到脑后,“咱们刚好一起。”

姐妹俩说着话,转身向楼上走去,到得母亲房门前,却听得里面有人在说话,姐妹俩便没有擅入,侧身靠在墙边细听。

“夫人哪,瞧瞧二小姐,今年也十六了不是?虽是夫人疼爱,想在跟前多养几年,到底也该说个婆家了,别耽误女孩儿青春。”

“杨婆这话说得甚是。”

屋里传出柔婉的女声:“只是妍儿从小娇惯,老爷看她聪颖,又教她多习诗书,只怕将来到了婆家,多有不安稳之处。”

“这倒不妨事。”杨婆甚是热切,“那卢家也是洛州有名的官宦人家,祖上还曾做过尚书,想来也不至于会委屈二小姐。”

屋中一时静寂,好半晌才听见苏氏的声音:“这事,暂且搁下,容后再议吧。”

见苏氏似有推脱之意,杨婆自然心中不乐,喏喏告辞出来,一眼瞅见苏氏两姐妹,不禁将手掌一拍:“哎哟哟,两位小姐却怎么在这里?”

苏轻冉倒是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苏轻妍却向杨婆拌了个鬼脸,转身跑进苏氏屋中,一把拉住苏氏的手,樱桃小嘴撅得老高:“娘,女儿不嫁,女儿不要嫁嘛。”

“你啊。”苏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不去责怪她的失礼,反伸手拧拧她挺翘的鼻子,“你哪里知道娘的心思,娘何曾想你嫁来着?只是女儿家大了,岂有留在自家之理?”

“娘。”苏轻妍黑漆双眼骨碌转动,“其实也不用嫁啊……像咱们家,完全可以招赘嘛。”

“招赘?”乍闻得此言,苏氏很是大吃一惊,万没想到从小熟读诗书的女儿,竟然有这样……匪夷所思的想法。

苏氏不由正正衣襟,坐直身子,把苏轻妍拉到跟前:“你有这样的想法,可跟你爹提过?”

“没有。”苏轻妍摇头。

“那——”苏氏左思右想,颇感奇怪,“你怎会凭白有了这样的念头?”

苏轻妍不答话,却将目光转向别处,似是有什么不愿说出口。

“二姐……”苏轻冉唤了声,却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毕竟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且论理说,她比苏轻妍小两岁,只有苏轻妍出阁了,才能轮得到她。

苏轻妍却抿着唇,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裙摆,目光闪烁不定,仿佛在下什么主意。

苏氏觉得问题很重大,正要遣人去请苏襄,不料门外却走进来一人。

“夫人,老爷说大小姐来家信了,请您、二小姐和三小姐进京呢。”

“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苏氏愣怔在地,半晌方回过神来,眉宇间浮起几许喜色,“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儿前晌。”

前来传信的人是苏家三姐妹的奶娘,府中人唤作沈妈的,此刻却是难掩喜色。

“老爷说,让夫人思量着收拾行装,后儿一大早,便遣人送夫人、二小姐、三小姐进京呢!”

“这这这……”苏氏立即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她出身并非名门,跟在苏襄身边年月虽久,但一向只主持内务,外事并无主见,多半都要苏襄拿主意,此际一时心如乱麻,倒想不起该先做什么才好。

“娘。”苏轻妍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姐姐在姐夫家一向倍受宠爱,什么没有?你也别想捎带太多东西,想来姐姐不过是惦记咱们,所以才想着传信来,让我们去走动走动。”

“你这话倒也在理。”苏氏颔首,“只是这浮都,咱娘仨却是第一次去,又没有你父亲在,就怕不周全,倒让你姐夫家看了笑话。”

“娘既这么想……”苏轻妍略略踌躇,“倒不如去城里的如祥斋看看,那里不仅各色珍玩齐全,老板也是个通达四海之人,听说与浮都来往也密切,娘可借挑选礼物之机详细打听京中人情。”

“这倒也不错。”苏氏点头,“但你娘终究是个妇道人家,怕不好去。”

“那要不,”苏轻妍莞尔一笑,“且让女儿扮成个家丁模样,跟着沈妈和红香去瞧瞧?”

苏氏沉吟。

“娘。”苏轻妍攀着她的胳膊不住摇晃,“女儿一定帮你把事办得妥贴,你就相信女儿吧。”

“这事……还是和你爹商议商议再作定论。”

“可是,只有明天一日时间了。”苏轻妍撅着嘴,“还来得及商议吗?”

“二小姐说得不错。”红香在旁也道,“夫人还得招呼家里下人收拾细软呢。”

“既这么着,”苏氏也没了主意,把沈妈叫到近前,“明儿一大早,你同着二小姐和红香去如祥斋,且向老板仔细打听着,看京中最近流行什么样的衣饰缎子,钗环首饰,且同二小姐买些回来。”

“是。”沈妈接了这个差事,自是喜之不胜。

见心愿达成,苏轻冉心里高兴,作辞苏氏出来,一路哼着歌儿出来,回了自个屋子,却见贴身小丫头翠玉正拿着手绢正在擦拭铜镜,遂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伸手捂住她的双眼,翠玉吓了大跳,手里帕子落地,待掰开十指转头看见苏轻冉,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小姐你今儿怎么了,红光满面的?难不成,是夫人已经给小姐说定人家了?”

“小贫嘴的。”苏轻妍伸手在她脸上重重捏了把,“难不成催着我嫁了,你也好寻个小女婿去?”

“说什么呢!”翠玉红了脸,把头转向一旁。

“你不是也觉得成天呆在府里闷得慌吗?告诉你,这次机会来了,咱们要长大见识呢。”

“大见识?”翠玉一脸莫明其妙,“小姐你说什么呢?”

苏轻冉凑到她耳边,如是这般地说了一番,翠玉惊跳起来,满眼喜色:“小姐,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苏轻冉毫不迟疑地道,“咱们俩自小一处长大,我还会哄你玩吗?”

“小姐的意思是——”翠玉也有些语无伦次,“奴婢可以跟着小姐进京?”

“当然。”苏轻冉满眸浅笑,“我自小是你服侍惯了的,要是没你,只怕我吃不好穿不好更玩不好,不仅是你,红香、紫樱和沈妈、小荣他们几个也去呢。”

“带这么多人,岂不是整个苏府都空了一半?”

“是的呢。”苏轻冉点头,慢慢走到窗前立定,目光穿过窗户,却见院子里的紫金兰已经开始抽条了,绿得晶莹可爱,“明天我还要同着沈妈去如祥斋挑几件时鲜的衣裳并钗环首饰,自然,也少不了你的。”

翠玉一颗心怦怦直跳,苏轻冉后面说的什么她都全然不曾听见,只拿着手帕怔怔出神。

“想什么呢?”苏轻妍走过来,在她肩上轻拍一掌。

“没,没有。”翠玉否认,脸颊上却不禁飞起几朵红云,“小姐既是要上京,必有许多物事要整理,奴婢先下去,替小姐收拾收拾。”

“也好。”苏轻妍并未多想,长长打个呵欠,“我也乏了,你且先收拾床榻去。”

“好。”翠玉口中答着,走到床边整理床帐,不知为何一颗心却扑通跳得厉害。

要说你这翠玉,倒也与府中其她丫头有些个不同,聪明伶俐自然不说,且自小跟在苏轻妍身边,耳濡目染,且时常跟着苏轻染去城里大户人家走去,见的世面也多些,对于自己的将来,她也那么些打算,只不便与人说,揣在心中而已。

此次上京,不单与苏轻染,与她,也是个绝佳的机会……

兴许是惦记着上京之事,三更时分,苏轻染便醒来,隔着丝帐看去,却见翠玉脸朝外边躺着,只满头乌丝散在外边。

苏轻染来了兴致,起身拿过件外袍披上,撩开纱帐,在翠玉后背上戳了下,口中低唤:“翠玉,翠玉。”

“小姐?”翠玉翻过身来,两眼莹亮。

“你没睡啊?”苏轻冉微微有些吃惊。

“睡不着。”翠玉摇头,“小姐可是想要什么?”

“不用。”苏轻妍勾唇浅笑,“咱们俩且靠着,说会儿话。”

“好。”翠玉拿过个锦枕,垫在苏轻妍身后,“奴婢陪小姐。”

“告诉我,你为什么睡不着?”

翠玉没说话,反低下头去。

“我这也瞧出来了。”苏轻妍忍不住失笑,“你这丫头最近颇有些古怪,想是……看上府中哪个小厮了?”

“小姐!”翠玉不禁生嗔。

“你要有什么心事啊,最好趁早跟我说,现在我还能做得了主,要是迟几年……”苏轻妍说到这里,也不禁踌躇起来——迟几年?是几年呢?

小的时候,也有几个女孩子一起玩耍,到得十来岁上,便甚少出门,再晚些,便听得她们一个个出阁的消息,或有在夫家不好的,或有跟着夫婿飞黄腾达的,也有日子过得平淡的。

眼瞅着她过了十四,来府上提亲之人与日俱增,只是苏府不比别的人家,是需要用女儿攀高附贵的,只是这爹娘的心思,和她未必一路了。

“小姐。”翠玉扯扯她的衣袖,“奴婢打小跟着小姐,也算是衣食无忧,但奴婢终究是下人,将来如何,怕是要老爷夫人处分。”

苏轻妍默然。

翠玉的话确是不错,不要说翠玉,即使是她,婚姻大事上自己只怕也作不得主,此次进京,一虽为探视姐姐,二来见见京都繁华,三则……苏轻妍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听见上京的消息后,她的心一直怦怦跳个不停。

“小姐。”翠玉忽然起身,扑通跪在地上,朝着苏轻妍重重叩下头去。

“这是怎么讲?”苏轻妍吓了大跳,赶紧披衣下床,将她扶起,“你我二人虽是主仆,但论情分,却素来亲近,你若有什么打算,不妨同我明言。”

“奴婢倒没别的想头,只是京中人物,与洛州不同,再则大小姐,也算是三品夫人,”翠玉低头,话音飞快,“若能寻得个好去处,哪怕做妾室,翠玉也是愿意的。”

“哦……”苏轻妍长舒口气,拍拍她的手背,“我还当什么事呢,原来如此,这有什么,你既有这心思,我自会替你留意。”

“多谢小姐!”翠玉再次跪地,朝着苏轻妍磕头,起身时却见窗纱上已经透映出淡薄天光,遂道,“小姐,今儿不是要去如祥斋么,奴婢服饰你梳洗,可好?”

“嗯。”苏轻妍点头,附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翠玉点头,转身朝衣橱走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三千帝宠》为作者自由精灵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