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

烟雨相思 著

完本免费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全文讲述了秋水菀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疼爱的嫡长女。爹无情继母狠心,弟妹想着夺她嫁妆,最后还被逼嫁给远近闻名、凶狠残暴的世子。还好,这个世子夫君远没有传说中可怕,她只要装装可怜,演个小白兔,走三步喘两步,夫君就立刻化饿狼为温柔,对她嘘寒问暖满腔柔情。“夫君,她瞪妾身!”秋水菀作胆怯状,楚君烨立刻狗腿上前,劝慰别怕别怕。随后大手一挥,对面的女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55.3万字|更新:2019/05/26

免费阅读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全文讲述了秋水菀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疼爱的嫡长女。爹无情继母狠心,弟妹想着夺她嫁妆,最后还被逼嫁给远近闻名、凶狠残暴的世子。还好,这个世子夫君远没有传说中可怕,她只要装装可怜,演个小白兔,走三步喘两步,夫君就立刻化饿狼为温柔,对她嘘寒问暖满腔柔情。“夫君,她瞪妾身!”秋水菀作胆怯状,楚君烨立刻狗腿上前,劝慰别怕别怕。随后大手一挥,对面的女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是一本精彩的穿越小说,由烟雨相思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55.3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秋水菀穿越了,却只是个小小的不受疼爱的嫡长女。爹无情继母狠心,弟妹想着夺她嫁妆,最后还被逼嫁给远近闻名、凶狠残暴的世子。还好,这个世子夫君远没有传说中可怕,她只要装装可怜,演个小白兔,走三步喘两步,夫君就立刻化饿狼为温柔,对她嘘寒问暖满腔柔情。“夫君,她瞪妾身!”秋水菀作胆怯状,楚君烨立刻狗腿上前,劝慰别怕别怕。随后大手一挥,对面的女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喜欢宅斗,宫斗,甜文,腹黑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滴滴沿着屋檐似珍珠般地往下落,荷塘里也一圈圈地晕开了,碧绿的荷叶间隔着粉的、白的荷花,雨意朦胧,消去了一丝闷热、多了一股子清爽。

环佩与环柳掀了帘子走进暖阁,秋水菀早已经起身坐在榻边。

“小姐,奴婢帮你更衣吧!”

环佩从衣橱里拿了件石榴红的百花曳地裙,笑眯眯地看着秋水菀。

秋水菀起身,好看的秀眉在瞧见那裙子的时候皱了皱,环佩见状脸色突而一白,语气伤感地开口,“小姐,今儿宫里会有人下来宣旨,这下雨天的,小姐到时便在老太太那里候着罢,也免了来回走动!”

环柳在一旁收拾着被褥,听了环佩的话她手上的动作愣了愣,随即附和,“是啊小姐,下雨路滑。”

秋水菀微微颔首,语气轻柔,“还是穿那件雨过天青色的丝质纱裙吧,凉爽,将这件曳地裙带上,到时候宫里来人了就在老太太那里换便是。”

环佩应了一声是,转身将手中的曳地裙轻轻放在榻上,而后又去取了秋水菀口中的那件纱裙替秋水菀穿上,接着又伺候她洗漱。

环柳已经将被褥整理妥当,甚至是那件石榴红的曳地裙,她也已经找了个长匣子装起。她直起身子,连同环佩一起将洗漱完毕的秋水菀扶到梳妆台前的绣墩上坐着,浅浅地笑道:“小姐,你便让环佩给你挽个好看的髻子,奴婢这就去看看蓝烟几个吃好了没有,也该给小姐上菜了。”

秋水菀从铜镜中看着环柳略带苦涩的笑,心里一暖,点点头,打趣地道:“嗯,你去吧,若好了,传了膳你便先下去吃着,只一会儿我就放环佩出来了,我这儿,可离不开她。”

环佩挽发的手艺可算是顶好的,秋水菀虽然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十五年,可打小就没自己动手做过这件事,所以仍旧是一窍不通。

环柳听后与环佩对视一眼,两人缓缓地笑开,而后环柳应一声就出了暖阁,环佩则动作熟练地替秋水菀挽了个好看的发髻,直衬得她原本就完美精致的小脸更是美上三分。

出了暖阁,蓝烟几个已经候在了那里,秋水菀笑着打发走环佩,由锦屏搀着坐到了桌边。看着桌上那寥寥的三盘青菜一碗水米汤,秋水菀眼角微翘,嘲讽地笑了,“今儿你们都吃的什么?”

这样的日子过了八年了吧,自从张氏被抬正后,她吃的东西几乎没有肉食,好在祖母常常会赏两三个菜下来,否则,她肯定营养不良。以前她能够忍耐张氏,因为她的终身幸福掌握在她的手里,她不求她能够给她找个多好的人家,只求能够平平安安就好,可是今儿,她的未来已定,她可就绝对不会再沉默!

“小姐,奴婢们都很好!”

锦屏接了话,秋水菀听得出她语气里有些急切有些伤感,怕是不想她难过吧。

“是啊小姐,奴婢们怎么都无所谓的,只要小姐好,奴婢们就好。”

这话是茯苓说的,她的性子一向如此,天真、直率!

接着,蓝烟与冬青也应了一句好,秋水菀眼角眉梢全是笑意,看不出她到底是开心还是恼怒,她拿起筷箸,也没让锦屏伺候,自己动手吃了起来。

“你们再好,也好不过我,可见你们吃的都是什么……”

话到这里,秋水菀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了筷箸,转过身冲着四个丫头狡黠地笑了,“今儿宫里会来人宣旨吧?”

冬青最是灵敏,她只愣了愣,立刻回答,“是。”

“爹爹也会去接旨吧?”

“全府上下所有主子都会去的。”

冬青不太明白一向聪明的小姐怎么会问这么糊涂的问题,可她还是照样回答了。其他三个丫头估计和冬青想得差不多,都面面相觑起来。

秋水菀扫了眼自己丫头身上穿的衣物,整洁是整洁,料子也尚好,可惜,都旧了。大概三年没有得过府里的新衣了吧,这些衣物,都是她去年拿祖母接济的银子私自为她们置办的。

眼光闪了闪,秋水菀狡黠的笑意更深了,“锦屏、茯苓,你们先将这些饭菜都撤下去,今儿早上我便不吃了。蓝烟,环佩刚刚出来时抱着的匣子好像放在软榻旁的黄花梨桌上,里面是去年过年时外祖母托人送来的石榴红百花曳地裙,你针线好,去把那裙子的袖口往上提一点,大概要露出手腕。冬青,去告诉环柳与环佩,把今儿早上穿的那套不算新衣的新衣换下来,穿得平常一点。你们跟着我也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了,往后,我保证,只要有我秋水菀在的一天,就决不让你们吃一丁点的苦!”

四个丫头还没弄明白自家小姐打的主意,只是听得后面一句,眼眶儿突然就红了,齐齐跪在地上。

“奴婢们跟着小姐一点也不苦。”

虽然夫人不待见小姐,而且常常连她们奴婢的银钱也克扣,可但凡小姐得了什么好的,总是会分派给她们,她们心里最初也怨过跟了个不受宠的小姐,可时间久了,发现小姐待她们就像待姐妹那般,就凭着那一股子真心,她们也是心甘情愿跟着她一起受苦的。

秋水菀看着她们感动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连忙起身将她们一个个都扶了起来,“早就说过别动不动就来这一套,怎么不听话?好了,你们先照我说的做吧,咱们今天一定要好好给宫里来的人留个印象,知道吗?”

这话说到后面就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了,四个丫头里面就数冬青与蓝烟脑筋灵活,经秋水菀这不算提点的提点,两个丫头心里跟个明镜儿似的,立刻跟着笑了起来,脆生生地答着,“是,小姐放心,奴婢们会办得好好儿的。”

话落,两人便各忙各的差事了。

茯苓与锦屏还有些朦胧,收拾饭菜的手慢吞吞的。

“小……小姐,真不吃啦?”

茯苓一边收拾还一边拿眼睛细细去瞧坐在榻上撑着脑袋无聊的秋水菀。

秋水菀懒懒地挥了挥手,道:“嗯,不吃了,将这些赏给院子里表现好的丫头吧,然后将桌椅都撤了。”

半个时辰后,六个穿戴平常无奇的丫头统一地站在了秋水菀的面前,秋水菀一一扫过,目光停留在环佩与环柳发髻上的珠花上。

蹙了蹙柳眉,秋水菀伸手将自己头上那唯一算得上上品的白玉簪子取了下来。

“环佩、环柳,将头上的珠花都取了,还有,环柳,将我这支簪子放回去,咱们今儿个就是要求素净。”

待环柳接过秋水菀手上的簪子放回暖阁再出来后,秋水菀看着她与环佩,满意地笑了。

“去取了伞来,咱们先去给祖母请安。”

“是。”

六个丫头除了环佩环柳一下子出去四个,环柳待人都出去了,这才开口询问,“小姐,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方才冬青可是将屋子里的情况给她与环佩说了个清楚。

“好歹我也是未来的齐王世子妃,难道我不该吃些好的,穿些好的?”

环柳也是个聪明人,当即眼珠子一转,眉开眼笑,“小姐,你终于要反抗啦?”

“可是少爷……”

相较于环柳的喜悦,环佩就比较担心了,如今小姐婚事已定,无论好坏,至少不必再受制于夫人,可是少爷,什么都还没有啊!

秋水菀眼神暗了暗,但随即露出了笑脸,她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点了点环佩的额头,道:“放心吧,哥哥的世子之位,任谁也夺不走,哥哥的妻子、我的嫂嫂,由不得张氏做主。”

她好歹是齐王世子妃,上官太妃选中她为孙媳妇,指不定带着什么样的目的,若是能让太妃在贵妇人圈子里说几句话,或者在皇后身边说几句话,哥哥的前途,哥哥的亲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秋水菀心里就舒坦多了,暂且不论她未来的夫君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但凭对哥哥有三分利的苗头,她都会勇敢去面对。

说话间,三人出了屋子,见着蓝烟等人撑伞候在廊下,秋水菀微微一笑,霎如百花绽放,炫美夺目,竟是让几个丫头看得呆了。

“怎么?时辰不早了,走吧。”

伸手从茯苓手上拿过雨伞交给身后的环柳,秋水菀看着尚未反应过来的丫头们,不免又笑道:“环佩,你去与冬青合用一把,茯苓、跟着蓝烟,走吧。”

吩咐完,也不管她们听进去没有,对着环柳使个眼色,先她们一步就走了。

身后的丫头见人都走到十步开外了,这才匆匆举步跟上。

刚到荷香居,还在不远处的手抄游廊上便听得主屋内传出朗朗笑声。

是哥哥!

秋水菀心里一喜,脚下的步子变得轻快起来,远远地就见玲珑笑嘻嘻地迎了过来。

“大姑娘来得可正是时候,大少爷回来了,还带了好些新奇的玩意儿。”

“哥哥回来了?”

虽然方才已经听见了他的声音,可秋水菀还是想确认一下。

“可不是,才刚回府便到老太太这里来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大姑娘呢。”

秋水菀的笑意更深了,随着玲珑快步到了门前,香菱这时候也迎了上来,马上便有几个小丫头上前接过环柳她们手上的伞,放到一旁去了。

“大姑娘快进去,大少爷回来了。”

香菱是个漂亮的丫头,身材也玲珑有致,爱笑,笑起来也很好看,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她和玲珑一样,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二等丫头。她话刚落,银杏也掀了帘子走出来,脸上同样挂满了笑容,“大姑娘,你可来了……”

话说到这里,脸色又是一转,变得难看起来,“大少爷还不知道大姑娘的婚事,所以大姑娘还是尽量婉转地告诉大少爷为好。”

秋水菀点点头,迫不及待地掀了帘子往屋内走。

迎面的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朗眉星目、潇洒俊逸,他穿着一袭白袍,腰间的玉带上镶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左右两边各配着荷包与玉佩,那荷包上绣的是竹报平安,宝蓝色,很配男子那股温文尔雅又高贵的气质,那是秋水菀一针一线亲自绣的。

“哥哥……”

秋水菀行了礼数,脚下却快步地朝男子走去。

男子向她招招手,露出一个温和宠溺的笑,“菀儿快来,哥哥给你带了好东西。”

他的声音很好听,温柔得让秋水菀觉得幸福,他,便是她唯一的亲生哥哥,平南侯府嫡出的长子,秋景墨。如今,他在工部任了员外郎,前段时间随着工部尚书、工部侍郎去江浙一带监工,今日刚回府。

下一页

版权说明

《暴戾世子的狐狸妻》为作者烟雨相思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