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越狱

越狱

纯净水 著

完本免费

越狱全文讲述了江南的冬季阴冷而潮湿,即使在苏北也可以明显感受的到,尤其是在雨天。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从早上开始,天就阴沉着,一直到下午的五点左右,也就是刚刚,蕴酿了一整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22.7万字|更新:2019/05/26

免费阅读
越狱全文讲述了江南的冬季阴冷而潮湿,即使在苏北也可以明显感受的到,尤其是在雨天。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从早上开始,天就阴沉着,一直到下午的五点左右,也就是刚刚,蕴酿了一整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畅读吧!
越狱是一本精彩的都市小说,由纯净水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22.7万字,已经完本,小说答题内容描写了江南的冬季阴冷而潮湿,即使在苏北也可以明显感受的到,尤其是在雨天。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从早上开始,天就阴沉着,一直到下午的五点左右,也就是刚刚,蕴酿了一整天的雨,终于落了下来。喜欢杀手,极道江湖,都市等类型小说的读者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阅读

医院那边,孟飞头都大了,他也没想到一个打架斗殴的案子,竟然会变成,重大恶性杀人案,五死七重伤。这是什么性质呀,还发生在自己的管辖区,如果彭怀忠和陈阿九抓住这个机会,给自己下套,那么自己这回肯定得栽。原本想从这些人口中,得到点消息,好扳倒陈阿九的,结果现在还成了麻烦。

为什么?因为除了那个被他打昏的持刀男,还清醒着,其他七个重伤的,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根本无法录口供。而那个持刀男,却只字不提,好像一心求死。只能从他身上搜出身份证得到一点消息。何文天,男,二十三岁,是京都县辖最大的一个镇上面的人,没有前科。

这就麻烦了,一个人无缘无故,不可能杀这么多人的。报警的那个人也只是说看到,有人打架,报警完了,就跑了,没有多余的资料。加上下雨天黑,根本没有目击者可寻。对了可以调取附近的录像,这下就有证据了。说着,孟飞招呼自己的徒弟,小王,你去给我调取东城周围,一切可能拍摄到犯罪现场录像。

是!师傅!小王,说完就跑了出去,不过没一会他又跑回来了。师傅不好了,陈阿九插手这件事了,外面全是武警。把整个医院都围住了,我们根本出不去。什么?陈阿九欺人太甚!走,出去,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样!孟飞脾气也上来了,这些年来,自己如履薄冰,到处忍气吞声,竟然还这么对自己,这次就算撕破脸,也要争一口气!

孟飞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冲到外面,结果令他很意外。他并没有看到陈阿九,带队的是一中队队长周文武。周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带人把我们包围了,是要打还是要杀?周文武冷冷道孟队长,没意思,就是接到上面命令,让我们接管这里。

孟飞冷笑一声什么?接管这里?我是刑侦队长,总管东区所有刑侦案件,你接管什么?周文武还是冷冷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们的任务就是接管这里,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如果你有别的想法,可以问我们上级去。

孟飞被一句话堵回来了,一边的小王见师父吃了亏,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那我们要出去,为什么不给我们出去?我们是警察,我们是执法机关,做我们该做的事,你这样叫非法拘禁,你懂吗?说破天了,你也不能拘禁我们!

周文武不屑道我们是军队,军队的职权大于法律!

小王还想争辩什么,突然就见外面火光冲天,汽车的报警声大起,外面叫喊声,打砸声四起。所有人都懵了,什么情况?没一会一个武警,跑了过来报告周队长,外面出现大量小混混,见人就砍,见日本车就烧,见商店就砸,情况混乱不堪!

什么?孟飞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是要干什么?暴乱么?周文武,反应却不大,孟队长,你的管辖区内,发生这等大事,你还不去维持秩序,在这里跟我耗个什么劲?如果你再不去的话,出了什么大问题,彭县长可是要问你的罪的,到时候就算你的老首长,也保不了你!召集你的人,请吧!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是陈阿九搞的鬼,但是没办法。孟飞正在挣扎之中,他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放过,扳倒这个小人的机会。这时外面轰!又发出一声巨响。孟飞一咬牙,对身边的徒弟小王说道罢了,一个小人而已,如果这次事情恶化下去,那么受苦的是东区百姓。召集所有人,出去维护治安,另外像防爆大队求援。

是!小王虽然嫉妒不情愿,但接到师傅的命令,还是立刻答应道,跑步去召集所有人。

一个武警跑过来,在周文武的耳边说了什么。周文武,大声道一排、二排,去外面维持秩序,三排留下!

没一会孟飞的人全了,孟飞带着人急急忙忙往外走,这个时候,走来一对武警,故意和孟飞他们的人装在一起,一个武警,突然倒地,然后站起来大喊,你们凭什么打人,孟飞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拥而上的武警打翻在地好几个。孟飞什么的手下可能不行,但是孟飞什么身手,这些小兵蛋子,再他眼里就像个气球,只要他想捏,一捏一个爆!

双方混战起来,没一会孟飞的人全部都躺在地上,只剩孟飞一个人,在和七八个小兵蛋子纠缠。这时候周文武突然喊道孟队长,外面都发生这样的事了,你竟然为了争功,和我们打起来,彭县长和我们大队长,已经下了命令,施行军管,现在起,请你们配合我们。

孟飞正一头污水呢,明明是他们先动手的,现在的话怎么说的这么漂亮,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望去,发现一大队记者,拿着相机霹雳巴拉,一阵乱拍。孟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着了人家的道,好一处,贼喊捉贼。

还不等孟飞解释,就见彭县长和一堆人走了过来,还有电视台的,正扛着摄像机在拍摄。大堆记者,一看到彭县长来了,一拥而上。一个挑头的记者,彭县长,对于孟队长,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争功,和武警中队打起来的事,将作何处理?对啊!对啊!这种只知道争功,不想百姓死活的队长,要了也没用,请彭县长,为百姓做主!

面对镜头彭县长,很是硬气地说到政府的事,自然有政府来管,用不着你们记者搀和。说完,一挥手,让人把记者赶走。

彭县长来到孟飞身边,语重心长地说道孟队长,今天这种事,却是是你做的不对,五死七重伤,确实是件大案子,不过外面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呀,三个武警中队的人,全部都出动了,目前还没有制止这次暴乱活动,在人民最需要人民警察的时候,你们却在这里。唉!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这次事情,这么多记者都撞见了,要是播出去,影响很坏的,所以就委屈孟队长,先在家待几天。

听了彭县长,冠冕堂皇的罢免之词,孟飞不怒反喜,为了自己彭县长和陈阿九,可是煞费苦心,甚至不惜让手下的小混混整出暴乱,这么一回事,这些年来,斗来斗去,自己也累了,不如回家养老。不等彭县长再说什么,孟飞摘掉警徽,仍在地上,转身出了医院。

彭县长脸上那墩肥肉,不禁颤抖了一下。周文武见彭县长,吃瘪了,说实话,心里也蛮爽的,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所以还是小声问道彭县长,要不要彭县长摆摆手道我这次把他拿下,都冒了不小的危险,如果他出什么事,你以为上面那个死老头,能放过我们,那个死老头是护短出了名的。你们按照老九的部署,开始行动吧,记住了,让街上那些小混混,赶紧给老子滚回去,要是真把事闹大了,哼!

彭县长没有说下去,但是周文武也知道,彭县长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抓几个替罪羊,肯定是跑不了的。彭县长走后,周文武直接派人,将何文天抓走。反正是必死之人,所以周文武并没有为难何文天,甚至连例行的打一顿都省去了。

这场重大杀人案,就直接被暴乱掩盖了,彭县长甚至因为即使处置暴乱事件得到,当局的重点表扬。而替罪羊肯定是有的,从外面随便抓了几个人,就说是主谋。虽然五死七重伤的大案件,被掩盖了,但是何文天活下去的希望依然渺茫。

县人民法院以重大杀人事件,起诉了何文天。消息传到何文天爸妈那里,辛辛苦苦一辈子的两个老人,一夜间白了头,老两口说什么,也不能相信,一项孝顺老实的儿子竟然会杀人。

从审判开始,何文天就一句话都没说,他想的仅有死而已。县法院宣判何文天死刑的那天,何父当庭昏倒,送到医院,急性脑淤血,人虽然就回来了,但是和植物人没什么两样。

从一开始石小华东北西走,为何文天找律师,到处为何文天求情,申诉,但是,终究没有办法。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被销毁,何文天杀人时坐实了。眼看市中级法院又要开庭了。

最后石小华,想到一个人,只有这个人可以救何文天。这天傍晚,风尘仆仆,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吃饭,没睡觉的石小华来到县郊的别墅区,按下了陈阿九的别墅门铃,开门的还是那个女人。女人一看石小华面生,立刻要关门,石小华,抢先抵住门,跑了进去。

这天陈阿九,正在和白眼狼说话,原因是白眼狼查到了,何文天就是个穷鬼,根本没钱,来赔偿给死伤手下。白眼狼自己又不想掏这个钱,所以来找陈阿九商量。为什么来商量,因为当局拨款下来,补偿在暴乱中受损失和死伤的人员。白眼狼是在打这个主意,可是这笔钱早就进来彭县长的口袋,进了彭县长的口袋,再想让他逃出来,显然不切实际。

陈阿九皱着眉头说那笔钱,你想都不要想了,你去他们家,看看家里还有什么人,房子什么的,能卖的都给卖了,如果还是不够的话,那只有你自己垫上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太平小镇,不是我的势力范围,那里的关系更是复杂,你做事,不要太过,万一再惹出什么事情,那你就自己解决吧。

这是突然听到女人的叫声,两人一看,是个胖子闯了进来,陈阿九没动。倒是白眼狼,一眼就认出了石小华,你个死胖子敢来这里闹事,打死你都是轻的!说着上去拳脚相加,石小华仍由白眼狼打,来到陈阿九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九哥!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小天,只有你能救他!石小华一边说着,一边给陈阿九磕头。这时白眼狼停了下来,他要好好羞辱一下石小华。哦!来求情的啊,好啊!你从我裤裆钻过去,就让你求情!不然免谈!

石小华看向陈阿九,陈阿九冷眼旁观。石小华眼神中流露出,对白眼狼刻骨铭心的恨,白眼狼看到石小华,眼神不善,一巴掌扇过去,他么的,看什么看,不钻就给老子滚!

石小华双拳紧握,他真的想杀了白眼狼,但是不行,打不过是一回事。自己这次是来求陈阿九救小天的,万一惹的陈阿九不高兴,那小天不是彻底完了。其实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陈阿九是不会救何文天的,但是哪怕只有万分之的几率,石小华都会去试试。

想到何文天,石小华,屈服了,他低下头,慢慢地一下一下的从白眼狼跨下爬过。白眼狼见石小华竟然真的爬,哈哈大笑!你这死胖子还真行,叫你干嘛就干嘛,你是狗啊?啊?问你话呢?白眼狼狠狠地扇着石小华的耳光。

石小华完全不在乎,他爬到陈阿九的跟前,九哥!求求你救救小天,只要你救他,让我干什么都行,要我的命都行。石小华一下一下的磕着头!

他么的!九哥也是你叫的?白眼狼,见石小华,直接无视自己,恼羞成怒,下手更狠了。

九爷!九爷!我叫你声爷爷,爷爷!求求你救救小天!为了何文天,石小华真的什么都不要了。白眼狼听了哈哈大笑,乖孙子,也叫我声爷爷来听听!

石小华,转过头来对准白眼狼,一边磕着头,一边叫道狼爷,狼爷爷,求你劝劝九爷爷,只要能救小天,我死都行!白眼狼见石小华,这个样子,更是猖狂,要你的命都行?那好,我就要了你的命!说着一脚踢在石小华的下巴上,石小华,直接被踢的后仰出去,鲜血直接从嘴里鼻子里,流了出来。

下巴是弱点,白眼狼这一下,要是踢在扑通人身上,肯定会导致人休克的。石小华被踢了之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但是他强忍着,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立刻爬了回来,继续给陈阿九磕头!已经不是很清楚的说到九爷,求你救救救救小天!求你

白眼狼还想继续打石小华,但是被陈阿九拦住了。陈阿九有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头别打了,一会弄脏地毯,我这个地毯就值几十万呢,你给我洗啊!白眼狼,见陈阿九面色不善,这才讪讪收手。

石小华见陈阿九说话了,以为陈阿九被自己的真情打动了,愿意帮忙。拼命磕头谢陈阿九谢谢九哥!不,九爷,谢谢九爷!但是狼怎么会有怜悯之心呢,陈阿九组织道出来混,就要将义气,你够义气。可是我陈阿九也不差啊,你的兄弟,杀了我的兄弟。如果我再救他,我怎么像死去的兄弟交代?怎么像死去兄弟的家属交代?我怎么服众?我手下的兄弟,还愿意为我卖命吗?所以说,我不可能救他的。

陈阿九说到这里,石小华的动作突然停住了,他慢慢抬起头,看着陈阿九。白眼狼一巴掌就闪过来,怎么不服气啊?你就是个傻比,二货知道吗?叫你干嘛你就得干嘛,孙子!再叫声爷爷,看什么看?骗你又怎么样?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陈阿九终于忍不住了够了!谁让你动手打他的?白眼狼吓得一哆嗦,立刻收手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你是一个讲义气,重情重义的人,我喜欢,你的兄弟我救不了,但是我很欣赏你,你要是愿意,可以到我的手底下来,多的不敢说,跟白眼狼一样的位置,肯定跑不了。

陈阿九这话,可把白眼狼吓坏了,如果这个死胖子,真的答应了,那么将来他和自己平起平坐时,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所以白眼狼十分担心石小华,会答应陈阿九。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不能救何文天,什么对石小华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石小华很干脆的说到不必了!说完起身,挺直腰杆,抬头挺胸,阔步走了出去,那一刹那,石小华就暗下决心,总有一天,要让他们跪在自己面前喊自己爷爷!

白眼狼听了石小华的话,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长舒一口气。他么的,九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弄死你!说着,就要去追石小华,不过被陈阿九拦住了别去了,随他去,像他这种重情重义的人,越来越少了。白眼狼听了,立刻表示愿意为,陈阿九抛头颅洒热血。

下一页

版权说明

《越狱》为作者纯净水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