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

黄也人 著

连载中免费

汤福小说网提供快穿之我不是主神免费阅读无广告,快穿之我不是主神无弹窗在线阅读,快穿之我不是主神是一本精彩的科幻空间小说,由黄也人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48.48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获得6938次点击,快穿之我不是主神全文讲述了1v1耽美/本该作为神界未来之主共享四海为尊,传承神界的大殿下神慕,却在继承神界主位的前一个月死了。

48.48万字|更新:2019/07/11

免费阅读
汤福小说网提供快穿之我不是主神免费阅读无广告,快穿之我不是主神无弹窗在线阅读,快穿之我不是主神是一本精彩的科幻空间小说,由黄也人完成,目前一共完成了48.48万字,目前仍在更新中,获得6938次点击,快穿之我不是主神全文讲述了1v1耽美/本该作为神界未来之主共享四海为尊,传承神界的大殿下神慕,却在继承神界主位的前一个月死了。

免费阅读

龚景黎与神慕幸福了一辈子,临终时,龚景黎也不愿意将视线从神慕的脸上移开。神慕俊美的脸上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他动作轻柔地摸了摸龚景黎那不再俊美的侧脸,却觉得眼前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满眼的眷恋与爱意。“睡吧。”

龚景黎摇摇头,睁着有些混沌的眼睛,缓慢而迟钝地开口,却依旧坚定:“不……不能睡。我怕我这一睡,便起不来了。”

话音刚落,神慕红了眼眶。但他还是微微勾唇,用自己的脸贴向了龚景黎的侧脸,“不会的。我们会生生世世地在一起,我会在你身边,不管多远,只要是你,我就一定会找到你。”

“好。”龚景黎笑了笑,像个孩子一样的用尽最后的力气拉住神慕的手如往常一样温柔的落下一吻,“那我等你找到我。”

说到这里,龚景黎便支持不住的渐渐的闭上了那双印满了神慕身影的眼睛。直到死去的最后一秒,他都如此深爱神慕,并带着对神慕的爱意沉入黑暗。

神慕并没有对龚景黎说谎,早在他们用神界的结契方式完成婚礼的时候,他们两个这生生世世便已经注定会纠缠不清。

1202忍不住哭着哀嚎,“宿主大人......~~~~”

看着龚景黎安静的离开,神慕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痛苦。只要他还活在这个世上,那么他就一定会再次找到龚景黎,与他再次厮守一生。“1202,你之前说过,只要我完成了所有的任务便可以重塑肉身回到神界是不是?“

”是哒,宿主大人。“

神慕点点头,最后在龚景黎紧闭着的眼睛上落下一吻。

”等我,景黎。我一定会回来找到你,接你回家。“

整理好心情的神慕恢复了平常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回去神界的心更加的强烈了,”1202,去下个世界吧。“

”是,宿主大人。世界传输中,10......9......8......7......叮!传送成功!“

”是否现在接受世界资料?“

刚刚在新的世界里恢复意识,神慕眼神不变的忍着身上细碎的痛苦的痛苦淡淡点头。

并不是受了多严重的伤,而是神慕如今的壳子便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少年,再加上原主那异于常人的敏感神经,普通人觉得都不用在意的小伤口,就像是手上被树枝划了一道口子,对原主来说都不堪忍受。

就像现在,不过是徒步走了两天,身上的酸软疼痛感便让神慕疼差点以为自己是受了什么致命伤。。

他看着周围围在一起打坐的十几个少男少女,让1202把这个世界的资料给传过来。

这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上至名流权贵,下至平民百姓,每个人都想走修仙一途,追求长生不老的大道。但在这个世界上能修仙的除了那些家底丰厚的贵族,机缘和天分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而大部分人却只能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在这个世界上那些有仙缘和机遇的人毕竟是少数,而那些稍微有些资质的人便成为了各门各派争相抢夺的人才。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哪怕是那些从小便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名流权贵见了,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尊称一声仙长。

而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凡陌则两者都不是。

哪怕是少有的天命尊贵之人,却因为庶母的算计而在8岁那年便被逐出了岳家的大门,就因为凡陌那年并没有被测出灵根。若是在寻常百姓家,没有灵根便没有了,根本不会对自身有太大的危害,但是若在一个权贵之间,这样的修真废物则会成为自己和家族最大的污点,更何况这样的一个废物还霸占着岳家尊贵的嫡子身份,这让那些早就心怀鬼胎之人如何能舍弃这样一个天大的机会。

凡陌生母早逝,被测出没有任何灵根天赋后便被家族彻底遗弃。

就这样,八岁的凡陌被当作弃子,扔在了魔兽常常出没的迷雾魔林之中。没有人会觉得那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能在那个地方活下来,而庶母在凡陌生母在世时便被狠压一头,这使她这些年来活的异常憋屈。而在凡陌生母死后,她的那些不甘和憋屈便变本加厉的转移到小小年纪的凡陌身上。提出将凡陌扔进迷雾魔林的主意便是她提出的,而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凡陌被折磨致死。

但是可惜的是岳家所有的人都看走了眼,凡陌并不是一个修真废物,而是个觉醒的比较晚的修真天才。在被岳家扔进了迷雾魔林之后,生命的威胁使凡陌机缘巧合之下觉醒了自己的血脉天赋,在迷雾魔林中自己生存了两年。而就在此时修仙界的第一门派神剑宗门弟子来迷雾魔林之中历练,便将小小年纪便天姿过人的凡陌给带了回去。

过早的人性黑暗深深地将凡陌一颗纯粹的心给染成了黑色,两年与世界脱轨的野外生活更是将他仅存的温柔和怜悯消耗殆尽,但凡陌却是个惯于伪装的,哪怕他的心早已黑的能挤出墨来,表面上却依旧是个温和而讨人喜欢的模样。

由于卓越的天资和不怕吃苦的性子让他被神剑宗第一剑晚贺真人给收为了亲传弟子,从此在神剑宗过上了一帆风顺的日子。而就在一片安稳的时候,命运的安排让凡陌对上了岳家人,也就是凡陌的那个庶子大哥岳清风,让凡陌又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在悄悄的下死手除掉岳清风后,凡陌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慌。害怕自己的真面目被揭穿,害怕看到众人对自己嫌恶和避之不及的模样。

于是凡陌表现的越来越谦逊,越来越温和,但表面上越是光鲜亮丽,内里便越是鲜血淋漓,有许多次,凡陌都在梦中亲眼看到自己满手鲜血,亲手杀尽岳家之人的画面。最后除掉岳家,把自己那些年的痛楚和折磨全部变本加厉的还给岳家已经成为了凡陌心中最深的执念,甚至成为了凡陌修仙途中最大的心魔。

就在凡陌30岁那年成为当今世界上第一个步入元婴期的少年英杰时,心魔入体,将凡陌心中压抑了多年的嗜血本性给激发了出来,再加上那天灵根的特殊性,居然让凡陌的修为直接从元婴期而暴涨到渡劫期,成为了当时世界上修为最高的魔修。

而成为了魔修之首的凡陌彻底撕掉了当初自己温和而善良的伪装,在残忍地杀掉了岳家的六百五十人之后,又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神剑宗,当时的凡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理智可言,杀戮和鲜血是最能吸引凡陌的黑暗阴子,比起人类他更向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复仇的恶鬼,而他攻击神剑宗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看看那些曾经以他为傲的师傅和掌门们,还有那些以他为自己毕生追求的那些师弟师妹们最后死在他的剑下,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那样的场景,凡陌只要是想一想都觉得止不住的热血沸腾。

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天灵根魔头,还是那些正统修仙之人一手调教出来的寄予厚望的少年天才,在以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为祭后,生生的断了修仙界数千年来的命脉。世上幸存的修仙者们不得不避其锋芒,离开现世躲避起来。而没有了修仙者的制约,凡陌更加的肆无忌惮,短短两年之间便将这个世界给折腾的支离破碎,堪称人间地狱。最后这场灭世闹剧还是因为凡陌的灵魂被自己设下的杀阵蚕食殆尽而落下帷幕。

看完了整个世界主线的神慕皱了皱眉,”也就是说,原本应该带领世界走向仙途的的命运之子亲手毁掉了了这个世界?“

”是这样的呢,宿主大人。所以我们这个世界的主线任务则是改掉原来世界的结局,阻止命运之子灭世。“

”我觉得,你们的命运之子其实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反派吧?这样的人最好是在他未成长之前一剑杀掉。“

1202连忙出声开口制止,”不行的不行的,宿主大人,命运之子是整个世界的支柱,若是他死了,那这个世界都将不再存在。所以宿主大人只能改变命运之子灭世的想法,不可以伤害命运之子的。要知道,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命运之子获得万民景仰,走上人生巅峰。(来自衣食父母亲切的微笑)“

神慕:”......“

所以说,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成为命运之子的?

但神慕很快便没有了关心命运之子的精力,因为他发现现在这具壳子所处的地位十分微妙。

本来在修仙一途中,大部分的皇族贵族子弟都会渐渐的式微,但原主却并不是这样。原主是当前世界上最古老,传承最久的赫连氏皇族。其尊贵的血脉可以追溯到万年之前,而赫连皇室一脉十分独特,一代只有一位嫡子,且都是天资出众之辈。而神慕恰好就是这一代赫连皇室唯一的嫡子。

生来尊贵的神慕自小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自己的灵根是特别稀有的雷系单灵根,但身体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纯阴之体。若是这样的身体生在普通人家,那绝对不会逃过成为炉鼎的命运。但偏偏神慕的身份尊贵异常,灵根又及其稀有,若是仅凭着这两样那神慕绝对是同龄中的佼佼者,甚至有望飞升。但纯阴之体向来是最好的炉鼎,不仅是因为和纯阴之体双修还是采补都事半功倍,是提升修为的一大捷径,更是因为纯阴之体身体十分脆弱,五感十分突出,需要被人时时温养在身边才可以活下去。

当稀有的灵根遇上稀有脆弱的纯阴之体的神慕,情况便比较尴尬了,本来可以靠着自己的天赋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但却因为纯阴之体的敏感性让神慕对疼痛的感觉是常人的好几十倍,让神慕吃不了修炼的漫长和辛苦。若不是雷灵根的修仙者会在呼吸之间自动将天地之力转化为自身修为,那么神慕更是连修仙的门道都摸不进去。

由于神慕身体的特殊性,赫连皇室也没有对神慕有什么太大的要求,只是在神慕五岁的时候要求神剑宗第一剑晚贺真人将神慕给收为亲传弟子。

一来,是给那些觊觎神慕体质的人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二是希望神慕能这样平安安稳的顺利长大,不看人脸色。

但原主的性格却是十分怪异,洁癖严重,从不与旁人做过多的接触,看不起那些身份低下天资平平的修仙者,而本身异于常人的疼痛感又让神慕吃不了历练的苦,是所有人眼中还不如女人的废物。

在神剑宗待了十五年,从炼气期到金丹期,神慕从来没有出过宗门领过任务,最后还是因为受不了门内弟子对自己的冷嘲热讽,神慕才决定出来历练一趟。

但人间不如修真界,那许多的修仙者的便利都是不允许在凡间使出来的,所以神慕只能和所有弟子一起徒步走了两天两夜才来到这个迷雾魔林中。

神慕想:怪不得这些少年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像原主这样无时无刻都在拉仇恨值的存在,能活到现在绝对是因为他上辈子拯救了世界。

一个男人不过是走了两天路,却表现的比那些娇滴滴的女孩子还要不适和辛苦,是个人都忍不了。而且原主的性格也是十分怪异,能在一群半大的孩子这里讨得了好才怪。

“1202,命运之子此刻就在这个迷雾魔林中吗?'”

“是哒宿主大人。”

“把方位给我,我们去找他。”

看着神慕给自己一个净身术从地上站起来,此次任务的领头者方书源对着神慕温和的笑了笑:“大师兄休息好了吗?”

“恩。”

见神慕要走,方书源不由得快走两步到了神慕旁边,“不知大师兄这是要去哪里?”

神慕脸色一冷,“怎么,连我要去哪里都需要向你汇报?”

“不,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来前师尊曾让我们一定跟好大师兄,怕到时候会遇到什么危险。”

神慕的皮相一向是极好的,此时他眼尾微挑,明明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由他做出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在里面。端着一张得天独厚的脸,说出的话却恶毒至极,“能遇到什么危险?一群连金丹都没有的废物也好意思让我和你们一起?我告诉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认清自己的地位,别总想着在我面前刷你们的存在感,我这个人素来爱干净,最好离我远点,我怕脏了我的眼。”

可以说,原主的脾气和性格可谓是十分的招人嫉恨。话音刚落,便有好几个出生不好的少年气的红了眼睛,而其他人一张脸也是白了又白,十分的不好看。

若不是顾忌着神慕的身份和地位,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早早的就把神慕甩开了,一个大男人,不过是走了点路,便娇气的就跟闺中小姐似得,走一段路便歇息一阵,要不是有了他的拖累,以他们的脚程最多一天便到了,但偏偏这样拖后腿的人居然还敢嫌弃他们的出生和天赋,所作所为简直让人作呕。

一个沉不住气的少年冷冷一笑,“哦,那么厉害呢,你那么厉害怎么还跟我们一起......你做什么!”

少年惊呼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神慕说动手就动手,提剑朝着自己杀气十足的冲过来。他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握住了自己的佩剑,“你这样残杀同门弟子配得上神剑宗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吗!”

神慕却是退也不退身法极快往他的方向掠去,剑在手中挽了一圈便势如破竹地刺向那个少年,众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神慕,不敢相信他居然说动手就动手的时候,神慕已经来到了那个少年的身边,看着少年一脸呆滞的表情,神慕冲他大声的吼了吼,“你还在这里发什么呆?”

说着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将他甩开,也就是在此时众人才看清一条如树木般粗壮的大蛇张着血盆大口朝着神慕咬了过来。

“不好!是蟒渊!”

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神慕只能以身作饵,蟒渊也毫不含糊的一口咬在了神慕的手臂上,剧烈的疼痛感使神慕红了眼眶,千钧一发之际,神慕一剑斩向蟒渊的七寸,利剑在蟒渊的身上划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蟒渊吃痛暂时放开了神慕的手臂,但是神慕的举动却深深的激怒了它,它冲着神慕威慑的吼叫一声,充满了攻击力的狂兽声波使众人东摇西晃站立不稳,但神慕却立得笔直,甚至在蟒渊张开大嘴的时候把全部的灵力都灌在剑中一剑挥了过去,蕴含着磅礴灵力的剑气让蟒渊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却在来不及逃跑的时候便被神慕这一剑给劈成了两半。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沉默,谁也没有想到第一次出来历练的神慕居然拥有着如此强大的洞悉力,甚至在蟒渊出来之前便已经察觉到了蟒渊的方位。而且还只是仅仅用了一剑,便把同样是金丹修为的蟒渊给斩杀在地。

方书源赶紧上前查看神慕的伤势,以神慕以往的冷漠和一向看不起众人的表现,他应该在发现危险之时便远远逃开才是,而不是为了救一个前一分钟还在对他冷嘲热讽的少年而受如此重伤。

而那个获救的少年此时也满脸通红,羞愧的站在原地。

原来的世界中原主的确是自己在察觉到危险时便一个人跑了的,唯一的金丹期不在,神剑宗剩余的人被蟒渊杀的杀,逃的逃,最后身受重伤的方书源遇到了命运之子凡陌,剩下的人才得以活了下来。

也是因为这一次,神慕的名声彻底的臭了,回到宗门后被幸存的方书源等人告发,掌门碍于神慕的身份只是将他给关进了暗室里面失过,期限200年。却让神慕阴差阳错的在凡陌后期黑化的时候逃过一劫,凡陌死后,修真界人才凋落,神慕出关,成为了当世的最强者,一时风光无限,甚至顺利飞升。

但此时的神慕早已不是原来的芯子,还在神界生活时,那些年他受过的伤,杀过的人和妖怪都不计其数。不过是一条小小的蟒渊,神慕自然还不会放在眼里。

而且在这个世界里,神慕哪怕现在的修为只有金丹期,但神识和灵魂之力的强大都是在这个世界里无人能及的高度,哪怕现在壳子发挥不出神慕十成十的实力,他的神格也能完爆这个世界所有的修真者。

但是这也改变了原来世界的命运,只怕以后凡陌黑化后,第一个杀的,就是他这个同样拜入了晚贺真人门下的首席大师兄了。

“嘶!”

方书源刚刚扯开神慕的袖子,便听见他倒吸口气的声音,想到大师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有所失态也是在所难免。

“等……等等!”

神慕第一次不顾自己形象抓住了方书源的胳膊,努力地稳住了自己声音,“我自己来。”

方书源自然也是知道神慕那娇滴滴受不住疼的女孩子脾气的,但看着神慕疼的眼泪要掉不掉的样子,好笑之余又有些说不出的感动。

这样怕疼的大师兄,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却还是一个人勇敢的迎了上去,若不是刚刚有大师兄在,那他们这些剩下的弟子一定会死伤惨重。而那个刚刚还在跟大师兄争执的弟子,一定会首当其冲的葬身蛇腹。

而那个少年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光的短浅和能力的低下,他第一次承认神慕说的对,他们的确是一群只会拖他后退的弱者,遇到危险时什么都做不好,甚至在神慕不计前嫌的救他的时候,他居然还对大师兄拔刀相向。差点铸成大错。想到这里,少年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整张脸红的滴血。

方书源对着神慕微微一笑,面上却是不容拒绝,“不行,若是师兄自己来只怕会上不好,还是我来帮师兄吧。”说着便拿出一个药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在了神慕的伤口上。

狰狞而可怕的伤口潺潺的往外边不停的冒出鲜血,看上去十分渗入,但好在灵药的效果十分的好,几乎是刚刚倒在伤口上便渐渐的止住了血,一些细小的伤口也开始慢慢的愈合。神慕也知道现在不处理好伤口,以后只会更疼。于是他侧开了眼睛,疼的浑身颤抖也没有再开口让方书源走开。

因为如果是神慕自己来,他一定会疼的下不了手。

要是以往神慕做出这般样子,早就被那些半大的少年在心里嘲讽千八百遍了,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对神慕有任何不满的情绪,反而忍不住担心神慕的伤势。

但是神慕的伤口太多,除了被蟒渊咬伤的巨大伤口外,就连神慕的双手也因为刚刚挥剑的时候而划伤了掌心。此时众人才明白神慕的身体到底是有多金贵,居然就连拿着自己的佩剑战斗也会被自己佩剑的剑柄划伤。出来历练所带的药品此时根本就不够用。

除了在蟒渊的伤口上着重上了一层后,剩下的药就只够在神慕的划伤的掌心里浅浅的涂上一层。还是众弟子七手八脚的拿出了自己的伤药,神慕才得以把衣领外边的伤口都处理了一遍。

灵药的效果是显著的,一些细小的伤口也开始慢慢愈合,剩下的,则需要赶紧回到宗门再处理。

方书源看着神慕疼的浑身颤抖的模样,只怕以神慕神体的娇贵,这两天的路程下来他的身上只怕还会有许多细小的伤口,他想着这样怕疼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毫不畏惧的迎上去呢。方书源不由得放轻了声音,“大师兄,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吗?”

神慕闻言眉头一挑,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里满是对方书源的不满和控诉,哪怕是现在他的嘴里也吐不出什么好话,“怎么?想说我金贵还是娇气?我身上好的很,用不着你关心。”

方书源忍不住苦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怕大师兄身上若还有伤口没有进行处理,要是伤口恶化了只怕到时候会更疼。”

神慕:“......”到时候会更疼是有多疼,你知道要不是我活了这么多年,忍耐力不同于普通人,刚刚的上药的时候我就已经要不顾形象的哭出来了好吧?

自出生以来便拥有着良好修养的神慕第一次在疼痛的恐惧下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他低着头,小小声声地开口:“我.....身上是有点疼。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些小伤,我过两天不用擦药自己都能好,用不着你在这里假好心。”

看着一向目中无人,得理不饶人又嘴毒的神慕露出这种委委屈屈的神态,方书源差点没崩住自己温和的表情,他最终还是无奈的笑了笑,“那我来帮你看看好不好?”

神慕自以为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你想上药就上吧,我可告诉你,后边你们要是再有人受伤了,没药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却不知这样的动作偏偏让在场的少年们都觉得心里一暖,总觉得这样的神慕也难怪掌门和各位长老们愿意宠着惯着,明明是担心众人带来的药不够怕他们之后遇到什么危险不好处理,嘴上却是一副见不得人好的模样。想到这里,众弟子表情轻松的笑了笑:“放心吧大师兄,我们都会注意周围,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受伤的,大师兄你就放心吧。”

神慕故意脸色一沉:“我才没有关心你们,别自作多情。”

“是是是,都怪我们自作多情。大师兄不要生气啊。”

“哈哈哈,就是就是,大师兄还是先上药吧。”

神慕:“......”这种一巴掌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现在的众人还没有从神慕刚刚救了他们的那一幕给缓过来,自然是愿意神慕说什么便是什么,事事都愿意顺着他。

因为伤口都是细细小小的分布在神慕的身体各处,于是那些女孩子们便走到一边回避,剩下的少年们七手八脚的把神慕的衣服拉开,才看见了神慕如上等好玉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再一次刷新了少年们对神慕身体的金贵和娇弱程度。

少年们想:怪不得神慕在神剑宗一待便是十五年从不下山,实在是这具身体一点都不像修仙之人的体魄,别说的普通的男人了,只怕是连一般的女子都还不如。

看着神慕如上等好玉一样的皮肤,少年们都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不知为什么,明明同样是男人,但神慕的身体却有种说不出的好看,只觉得神慕以往的恶劣脾性在他这具与之外表不符的身体下都变的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甚至还觉得,这样的神慕就是该一直好好地养着惯着才是对的。

可想而知,美好的皮相不管是在哪个世界都会得到最大的宽容和特权。

看到神慕重新穿戴整齐,方书源对神慕道:“大师兄你受了重伤,我们带来的药品也不够,还是先回宗门疗伤,剩下的再从长计议。”

神慕看向方书源,坚持不走,“不行,要走你们自己走,我必须采集了圣灵果才回去。身为神剑宗门下弟子,出来两天就打道回府,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不管如何现在都绝对不可以回神剑宗,命运之子还在迷雾魔林里面,必须带他一起离开。

明明是考虑到神慕的伤才决定现在回去,没想到却被当事人给嫌弃了。方书源无奈的看了看众弟子,“好吧,采集圣灵果只需要两天,那就等摘了圣灵果再回宗门。”

说着,众人便又朝着圣灵果生长的地方走过去。

这样一来,神慕自己去找命运之子的事情便被搁浅,只能带着众人一起过去。

“宿主大人请放心,检测到命运之子就在圣灵果附近,只要你们过去就一定会遇到。”

“恩。”

森林深处,一颗颗散发着浓郁灵力的果实正在渐渐成熟,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子正坐在树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虽然他衣服破旧而难看,却也不难看出这件衣服当初的华丽的昂贵。一头从来没有打理过的头发长长的垂到腰际却难以遮掩他过分俊丽的脸庞。假以时日,定会成长为让女修疯狂的存在。

但他此刻却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这两年里,自从被丢弃在这迷雾魔林之后,什么外表什么年龄都已经不在重要。唯一重要的便是吃饱肚子和不被那些大型魔兽给吃掉。

这个小孩子正是这个世界命运之子,凡陌。

突然,他的耳朵警觉的动了动,跳到树上躲藏了起来。一双眼睛警惕的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

来人正是神慕一行人,他们刚刚来到圣灵果树的周围,众人看着这棵巨大的圣灵果树,暗暗心惊于这大自然的馈赠,一面警觉的看着四周以防有大型的魔兽出来跟他们抢夺。

毕竟圣灵果除了修士以外,也深受魔兽的喜爱。

但令众人感到诧异的是,在圣灵果树的周围并没有发现魔兽的身影,除了神慕以外,没有人知道这周围的魔兽已经被命运之子给清理了干净。

神慕自从来到了圣灵果树这里,来自灵魂的悸动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他问1202:“在这附近,除了命运之子外,可还有其他人?”

“并没有察觉到除命运之子的生命体啊?宿主大人,你怎么了?”

神慕微微皱眉,似是感到困惑和不解,“我感觉,龚景黎好像在这里。”

“那是当然的了,宿主大人,毕竟说起来......”说到这里,1202仿佛在忌讳什么一样闭上了嘴。

“你这是何意?说清楚!”神慕脸色一沉,属于神的威压直直地向1202碾压过去,事关自己的爱人,饶是神慕也淡定不了。

“不不不!1202什么都没说,我突然想到总部还有事情还没有处理,就先回去了。”妈妈咪呀,生气的宿主大人看起来好可怕,不行,得先回总部躲躲。

感觉到1202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识海,但神慕却还是把刚刚1202脱口而出的话给记在了心里,既然这里除了命运之子便没有了别人,难不成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就是自己的爱人?

想到这里,神慕便再也淡定不了,一双清冷的眸子仿佛实质般的看向圣灵果树,方书源看着紧皱眉头看着圣灵果树的神慕不由宽慰的一笑,“大师兄不必担心,这圣灵果树周围已经确认过了,并没有魔兽和其他修士的踪迹。”

神慕却眼也不眨的开口,“那是因为有人已经先到了。他就在树上。”

“什么?”方书源大惊,连周围的其他弟子也纷纷戒备的看向圣灵果树。

“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帮你。”

空气寂静了一秒,半晌,一个孩子的声音便弱弱的从圣灵果树里面给传了出来,“别......别杀我。我下来就是。”

此时众人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而神慕也在凡陌现身的时候忍不住红了眼眶。

灵魂是骗不了人的,谁都没有想到,龚景黎的灵魂居然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至于原因,也想必跟那个系统而脱不了干系。

神慕朝着凡陌招了招手,“你过来给我看看,我保证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小孩子似乎有些胆小,怯怯的一双大眼睛望过来让众人在心里直呼受不了。再一看孩子的修为,我去,筑基中期。可以说,这个孩子的资质比起神慕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妖孽。

而凡陌的内心此时也十分的不平静,因为就在神慕出现在他视线里的一瞬间,来自灵魂深处的占有欲和无法言喻的欣喜都叫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朝着那个少年飞奔而去。

事出反常必有妖,凡陌一边磨磨蹭蹭的朝神慕走过去,一边仔细观察这神慕的反应。

就在走到神慕身边的时候,凡陌看到这个如谪仙一样的少年勾了勾唇,顿时冰雪初化,雪莲绽开。他不由得用自己黑乎乎的手指抓住了神慕雪白的衣襟。

周围的人都因为一向冷眼待人的神慕第一次笑了的时候,被那样的惊世美颜给激得吸了第一口冷气,后又因为一向洁癖严重的神慕任由那个小孩弄脏自己的衣服不仅没有推开,反而一把抱住那个孩子的时候倒吸了第二口冷气。

我滴乖乖,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

哪怕众人的心如万马奔腾,十分的不平静,但当事人却没有丝毫的自觉,哪怕是第一次见到神慕便被神慕抱在怀里的凡陌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对,反而在内心深处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

“你叫什么名字?”哪怕明明知道,神慕却依旧询问出口。

“凡陌。”他乖巧的回答,来自灵魂深处的安全感使凡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大哥哥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神慕,赫连皇室唯一的嫡子和继承人,神剑宗第一剑的首席亲传弟子。你可愿跟我走?”

一直在旁观的众人默默地抽了抽嘴角: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诱拐懵懂无知的孩子?原来你是这样的神慕,以前以为你毒舌又冷漠的我只怕是被鬼给迷了心窍。(鄙视脸)

凡陌满脸诧异的看向神慕,不知为何在他的印象中神慕不该是这样的才对。虽然这是他与神慕的第一次见面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有一种认识了神慕好多年了的感觉。

神慕看着凡陌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就是不开口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那不成是我刚刚的表现太孟浪了?吓到了如今还是个孩子的爱人?

看到神慕皱眉的模样,凡陌的心脏突然间不受控制的缩了缩,他不想让眼前的这个少年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开心,他伸手费力的摸了摸神慕的头发,像是做了无数次一样的温柔和顺手,那熟悉的温度让神慕不由得怔了怔。

然后他听到了小孩软软糯糯的声音,“你不要不高兴,我愿意跟你回去。”

疼爱神慕,不让他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这已经深深地刻入到了他的灵魂里。哪怕他不记得,他的灵魂却不允许他自己忘记。

“噗!”神慕不由得失笑,他摇了摇头,眼睛里仿佛缀满了漫天星辰一样的耀眼,“现在我比你大,不许没大没小。”

“哦。”小孩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神慕的笑脸,呆呆愣愣的点头

下一页

版权说明

《快穿之我不是主神》为作者黄也人的虚构作品,理性阅读请勿模仿故事情节!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