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玄幻 → 亡灵持政

亡灵持政

九鱼 著

完本免费

亡灵持政最新章节由九鱼创作,本站提供亡灵持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页面纯净无弹窗,亡灵持政是一本玄幻小说,总计100.89万字,已经完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全文讲述了:简介:无11!无cp~!无王霸!本书绝非11(11gl百合!致新读者,敬请从作品相关看起!会对本书的背景与风格有所了解,以免产生误解!灵魂穿越类型,高魔位面穿越到低魔位面,自出生到死亡,以及死亡后的两百年间都没有离开过亡灵塔以及周围领地,几乎完全没有接触过生者世界的巫妖在穿越位面的时候失去躯体,卷入了一个陌生的,没有魔网覆盖的世界——重新睁开眼睛的亡者凝视着这个天真、富足、安宁、有序并因此无知,糜烂、软弱、麻木的巨大生物,它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及。

100.89万字|更新:2019/11/20

免费阅读
亡灵持政最新章节由九鱼创作,本站提供亡灵持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页面纯净无弹窗,亡灵持政是一本玄幻小说,总计100.89万字,已经完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全文讲述了:简介:无11!无cp~!无王霸!本书绝非11(11gl百合!致新读者,敬请从作品相关看起!会对本书的背景与风格有所了解,以免产生误解!灵魂穿越类型,高魔位面穿越到低魔位面,自出生到死亡,以及死亡后的两百年间都没有离开过亡灵塔以及周围领地,几乎完全没有接触过生者世界的巫妖在穿越位面的时候失去躯体,卷入了一个陌生的,没有魔网覆盖的世界——重新睁开眼睛的亡者凝视着这个天真、富足、安宁、有序并因此无知,糜烂、软弱、麻木的巨大生物,它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及。

免费阅读

《亡灵持政》摘录该章节共7472字!

前奏

巴尔登被抛到了空中。

一支很大的咖啡色烤漆金属件几乎就是擦着他的鼻子笔直地插入了海水里,巴尔登认出那是他们今天乘坐的小型飞机“泰迪599-kl”的尾翼,它之所以有着这么个古怪的名字就是因为机身的颜色很像那只傻乎乎的绒毛熊。

他几乎是紧随着它撞击到海面上的,虽然不过是八十到一百米左右的高度,但也足够让他全身的骨头碎的连最好的骨科医生也拼不起来,不过幸运的是,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巴尔登仍然非常镇定地找到并且拉开了救生衣的保险装置,紧贴着身体硬邦邦的塑料制品瞬间膨胀起来,男人的下巴被跳起的颈部气囊撞地猛然向后,力道之强差点让他折断脖子。他还没来得及呻吟一声,就以一个不是很美妙的姿态冲进了海水里。

虽然记得蜷缩起身体,但与海水的冰冷一同到来的剧痛还是差点让这个职业罪犯晕了过去,他努力保持着清醒,在下沉的趋势终于开始停滞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睛,三角海域咸涩的海水刺激着脆弱的眼球,不过这点不适已经不会让巴尔登在意了,他寻找着因为光线的渗透而呈现出朦胧宝石蓝色的海水表层,而后慢慢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向它浮去。

在浮出水面的那一刻,据说身体里面从来没有泪水这种液体的男人一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那呜咽不止。

大概几秒钟前,巴尔登看见亚利克斯.萨利埃里正在做着和他完全相反的事情——他正在向下沉,年轻的男人面容沉静,闭着眼睛,两只手臂略微张开,脚上没有鞋子,碎裂的白色裤子与衣服在海水里飘散着像是新品种的水母,身上没有救生衣——他坚持说那玩意儿会让他窒息,这下可好,他连呼吸也不需要了。

一个愚蠢的公子哥儿,幸存者悲哀地想,问题是自己会因为他的死亡而被老头子堂.何塞.萨利埃里扔进某个位置隐秘的大型海鱼专用冰库,七十二个小时后被拿出来化冻后和那些鱼类内脏,骨头,鳞片一起搅碎了做成猫食,装进铝片罐头,封好了在外面贴上那个愚蠢的黑色肥猫头像——他经常在前妻,女儿,还有最新一任的情人那里看到这个愚蠢的标志,他们养的猫都爱吃那个品牌的猫粮。

他恨猫。

***

第一小节

2056年-8月-15日.

西撒丁,圣罗西亚市。

“巴尔登跑到安托那儿去了。”

维尔德格.萨利埃里放下了电话,高耸的眉骨下南方年轻男子特有的狭长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隙,深藏在里面的琥珀色瞳仁闪闪发光,乱纷纷的深黑色短短的卷发中夹杂着不规则的银灰,让他的整个头颅感觉起来极其类似于一种大斑鹫,尤其后者的喙也和他的嘴唇一样是无比艳丽的深红色。

维尔德格的外号就是“斑鹫”,不过和他的外貌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人们这样称呼他,是因为这家伙和大斑鹫一样残忍而坚韧,他最喜欢与最擅长的是追捕家族的敌人——还有巴尔登那样的背叛者,这些人的名字往往会写在一张最普通的小白纸条上递给这个年轻的男人,然后总是出没在家族所有的某个夜总会以及地下赌场无所事事发呆喝酒的家伙就会消失一段时间,而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主持葬礼的阿道夫神父就有事儿可做啦。

除此之外,和那种Xing情暴躁,总爱把自个儿的配偶啄的漫天乱飞的雄Xing猛禽有所相同的是,维尔德格从来就不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可人儿,虽然他很慷慨,但你别指望他能陪你去看戏吃饭什么的,而且你一旦让他发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哪怕只是无意间和别人说了些什么有关于他的事情,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你塞到标着不可回收字样的黄色垃圾箱里,等着第二天和那些剩菜剩饭、骨头、菜根菜叶,纸巾和厕所纸一起被丢进垃圾填埋坑。女人们说起他来的时候总是拿扇子遮掩着半张面孔,低垂着眼睛,咬着嘴唇,一派又是害怕又是鄙夷的模样儿——可是谁都知道,只要维尔德格稍微露出那么点意思,还是会有个和没脑子的雌斑鹫一样禁不住诱惑的女孩儿出现在他面前的。

“爸爸会不高兴的。”维尔德格补充道:“我还没有见过他那样儿……就算几年前他误以为你死了的时候,他脸色都没那么糟糕。”

“Aturar(本地语:停止),维维。”

以一种教士或者军人才会有的肃穆姿态,端坐在以葡萄与女Xing作为创作主体的樱桃木靠背椅上的男人煦德.萨利埃里——家族首领堂.何塞.萨利埃里的长子给了维尔德格一个警告Xing的微笑,他看上去没比“斑鹫”年长多少,但他叫着维尔德格昵称的时候,有着与父亲相似的威严与无奈。事实上他在外貌上也与两人的父亲有着很多肖似的地方,滑顺的黑中夹杂着银丝的短发,浓黑的眉毛与灰色的眼睛,鼻尖微弯向上唇,和他流着相同血液的弟弟唯一类同的只有一样,薄而且鲜红的双唇,这遗传自他们的母亲。

维尔德格举起双手向自己的哥哥投降:“不过现在没有发现亚利克斯的尸体,是不是还会发生什么奇迹?譬如他只是被海浪卷到了某个美妙的海湾?”

“巴尔登一定是确定了亚利克斯的死亡才会投靠安托的,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绝对得不到爸爸的宽恕。但安托不会接受一个纯粹的逃亡者,……维维,去看看巴尔登究竟碰过了多少东西。”

这不是维尔德格喜欢的工作,不过他知道现在可不是个讨价还价的好时候,:“那么再见了,哥哥。”他恶作剧地在兄长的脸上留下一个湿乎乎的告别吻。

煦德抓住想要逃跑的维尔德格,强行拉低了弟弟高大的身体,把他的头发揉得更乱。:“小心点。”他说。:“我不想再少一个弟弟。”

维尔德格苦着脸走出了哥哥的办公室。

煦德微笑着从办公桌的底层抽屉里拿出备用的手绢擦了擦脸,狗一样的小混蛋,他想,事实上巴尔拿走的东西没多少价值,要知道他本来就是个没什么权利的家伙,煦德之所以把维尔德格踢出去是为了别的原因——是的,小型飞机很容易出事故,但不管什么样的事故也无法造成那样彻底的空中解体——驾驶员的尸体已经找到了,他甚至没能抓到就在身侧的降落伞包和水下专用步枪,救生衣阻挡不了鲨鱼的袭击。

巴尔登真好运,可惜他总是干错事。

老头子说过,不允许亚利克斯参与家族的任何事务,可他还是把亚利克斯带去三角海域的家族基地;他应该把亚利克斯好好的带回来,可是亚利克斯死了;好吧,那么至少他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躲起来过个两三年,可是他却急着跑到安托那里……也许他能活到下个星期。

男人的唇线冷酷地拉直。

煦德还需要从巴尔登那里了解一点事情,这样他才能知道这次袭击针对的究竟是家族的三角海域基地,还是巴尔登,或者是亚利克斯,再或者是家族?那几乎意味着又一次战争的开始——属于黑暗世界的战争,在这个时候,维尔德格最好不要呆在这里给他添乱。

虽然有些多余,但他还是给行动部门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那家伙比巴尔登聪明的多,维尔德格有他看着一直没遇到过什么大Ma烦,不过现在非比寻常。

让人讨厌的是那家伙敏锐的可怕……或许他会更适合情报部门,不过这样行动部门就会群龙无首,维尔德格?他至少还需要十年时间,假如在此之前这个莽撞的家伙没冲到某一颗子弹前面的话。

三言两语说完自己要说的事情,煦德单方面强行结束了通话,现在他终于可以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那堆数量惊人的未处理文件上去了。

这是什么?

“关于公司出产的猫食罐头中参杂着家族敌人以及叛徒尸体碎块的传言已经影响到了黑猫猫食的销量……”

一时间,煦德还真的很想写上譬如“干掉其他的猫食工厂老板。”此类有着鲜明“斑鹫”风格的处理意见。

不过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写上“选择一个合适的日子,邀请新闻界与民众代表参观工厂……”

又不是天天都会有敌人或者叛徒的尸体需要扔进原料粉碎机,白痴!

***

自从接到亚历山大(昵称亚利克斯).萨利埃里失踪的消息之后,堂.何塞.萨利埃里就一直站在巨大的玻璃落地窗前,他的眼前是整个圣罗西亚,这个国家最为富庶与暴力的城市。

在四百年前,这里的人民愤怒于暴虐的殖民者与懦弱的皇室,拿起简陋的武器将他们全部赶出了这座美丽的半岛,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摧毁旧有的秩序只需要付出力量与勇气,而建立新的秩序却需要忍耐与宽容,而这却是大部分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们有着太多的仇恨需要宣泄,没有人知道是哪一个姓氏成为第一个复仇的对象,也不知道鲜血与死亡可以终结在哪一个姓氏之上——人们只知道最终平息了这一切的是两个家族,阿涅利与萨利埃里。

不过这两个家族在是否迎接国王回归的问题上还是有了分歧,为了不再发生战争,萨利埃里退让,阿涅利在迎回了国王之后成功地成为了半岛最为显赫而荣耀的名门望族,而萨利埃里则带着自己的力量回到圣罗西亚。

如同人们称阿涅利家族为东撒丁王那样,萨利埃里家族也被人们称之为西撒丁王,家族的触手在四百年里从圣罗西亚向着整个国家蔓延,扩散,原来的主要经营范围局限在地下产业,譬如赌博、造假,色情事业、毒品、恐吓及暴力活动和金融欺诈,而十九世纪中叶之后,萨利埃里家族转向了建筑,运输,保险,酒店,工厂,矿山……大规模走私逐渐取代了容易与国家机构产生冲突的毒品——西撒丁岛的形状犹如一只伸向三角海域的手,它的身后,还有间隔着一个海域的大陆上,有着十位数以上的国家,而对面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西撒丁有着九个港口,其中最小的一个日香吐量也在二十万吨左右,岸吊耸立,来来往往的货柜车川流不息。无数的货物昼夜不停地流经这里转运到世界各地,而很多时候,萨利埃里家族需要的只是集装箱间的一个小缝隙……只要市场上有需求,他们就供应,从移植心脏到核原料,萨利埃里家族手中应有尽有……每天都有天文数字的利润流进萨利埃里家族的秘密账户。

在别人看来,萨利埃里家族可真是好的没边儿了,但堂.何塞.萨利埃里在三十年前就开始忧心忡忡。

他为萨利埃里家族的未来担忧。

一直到直线电话的屏幕开始亮起柔和的蓝色光芒,老头子才从每晚固定的回忆,思索以及自省中把自己拉了出来——安托同意交易了,两天后他会把可爱的一点损伤也没有的活巴尔登打包好当做礼物送到萨利埃里家族指定的地点。

圣罗西亚每个人都认识堂.何塞.萨利埃里,很多人都认为他是个讲信用,亲切,踏实的老头儿,也有很多人认为他根本就是罪恶的化身,不过更多的人,包括他的敌人,认为他只是个没见过血的窝囊废。

巴尔登也一定这么认为,不过两天后他就会彻底地改变这个错误的想法了,堂.何塞.萨利埃里想。

***

阳光很猛烈,这意味着浅海处的可见度会很高,莉莉小心地把自己最喜欢的樱桃红色鼻夹夹在自己小巧的鼻子上,因为暴晒而黝黑油亮的肌肤显得那只夹子特别可爱,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潜入了水底。

她可不是为了玩儿,和大部分渔村的姑娘一样,莉莉需要在闲暇的时候去捞取颜色各异的漂亮珊瑚,贝壳,积攒起来后拿到集市上卖给游客或者收购商,以此来筹备自己的嫁妆。莉莉是个中好手,她可以潜到很深的地方,捞取的东西比别人都好,都多,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崭新的钞票总是能让她忘记窒息的痛苦,再一次兴冲冲的跳进海里。

今天的海有点异样,没有鱼,海葵与软珊瑚都蜷缩着,一些总是忙忙碌碌地小螃蟹,海星,海蜇也都不见踪影,莉莉甚至看到了一个紧紧闭着双壳的巨大海蚌,好像死了一样,假如是平时莉莉肯定会把它拾起来拿到岸上敲开看看有没有珍珠,但是现在这个胆大的姑娘也不敢再多作停留,她勉强镇定着转身向海面游去,可就在这时候,她的脚踝一凉,一紧,莉莉向下看,那竟然是一只苍白的人手!

她叫喊起来,但随后涌入的海水差点没呛死她,万幸这也让她的胆量回来了,莉莉一边在心里念着圣者的名字祈求保佑,一边从腰里解下长柄小铲子,用力刺在那只手上。

好像什么东西被惊动了,手腕以下的部分猛地从黑暗中显露出来,那是个瘦削的年轻男子,身上几乎没有任何衣物,那是被海浪冲刷走了,莉莉曾经看过很多这样的尸体,但它们从来没有让姑娘这样子从心底寒冷起来,他的皮肤依然那么洁净,那么明亮,看起来好像一尊大理石的塑像,可是大理石绝对不会抓住一个活人的脚腕。莉莉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她一边在心里请求着死者的宽恕,一边又举起了自己的小铲子……

黑发男人沉默着看了看自己已经包扎完毕的手臂——足足四五道割裂伤。

“值得庆幸的是莉莉今天带的是一把新铲子,它的前端不像上一把铲子那样因为过多的铲入海沙变得又薄又利,不然今天你就有幸见一见自己的骨头了。”一个体型更加靠近于屠夫而不是医生的医生从容地整理起自己的医护箱:“要记得感谢她,不管怎么样,都是莉莉把你从海里捞了上来,没把你扔在哪儿喂海鳗,而且还拖了你那么长一段路……好啦,别看了,她又没真地把你的手臂铲下来。”

病人停止观察自己的手臂,转而审视周围的一切,这是个挺普通的屋子,墙壁上杏黄的涂料散发着植物的清香,房顶的深褐色屋梁也新鲜的好像刚从树皮里面剥出来,身上雪白的棉布被单带着浆洗后的少许僵硬,不过非常干爽,光滑,让全身的皮肤都在发出愉快的叹息。

“医疗费,还有可能的后续费用大概在五百元左右,记在你的账上。年轻人,假如还记得自己亲友的电话,赶快打一个让他们安心,另外叫他们赶紧汇款;假如没有,可以等你伤好了,到村里打个零工抵偿你的医疗费,利息按照国家银行的算。”

病人似乎想要露出一个微笑,但失败了,他点了点头。

“那么,好好休息。走运的家伙!”医生粗鲁地告了别,在房间外边的走廊上看到了莉莉和她的父亲。

“他没事儿了,就是有点喝多了水,脑子有点不清楚了,过两天吃饱睡足的舒服日子就又能活蹦乱跳啦。”医生说道。

年轻的姑娘不好意思地扭着自己的手指头……假如不是这个男人在最后竭力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她真会把他的手臂铲下来,没办法,他的手那么冷,有那么突然的拉住了她的脚,那一瞬间所有的恐怖片情节都涌到脑子里来了……幸好自己看见了那双黑眼睛,比圣罗西亚珠宝展览会上看到的纯黑珍珠都要漂亮的黑眼睛……

“好了,莉莉,回村子里去和你妈妈呆在一块,顺便告诉她一声,这两天我住在这儿照看这家伙,暂时不回去啦,但她要记得一天三次的送两个人的饭来。”

送走医生的父亲回来了,在几秒钟之内就把女儿赶回到自己在村里的老房子里去,救人当然是件好事儿,但把人救回来之后一个没出嫁的女孩儿可不适合单独和一个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如果出了什么事,他就只有把自己最宝贝的莉莉嫁给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了。

他走进病人的房间,不错,这个幸运的小子长得很漂亮,就算是现在这个虚弱的,闭着眼睛没什么精神儿的样子也足以登在某个讨好女人的杂志封面上。皮肤白皙,没有刺青,手指与脚掌也很纤细,表示他和村子里整天不是浸在海里就是爬在船上的年轻小伙子不一样,是个生活得很有点尊贵的公子哥儿,要真是个公子哥儿倒也没什么,老父亲忧愁地叹口气,看着那只带在病人食指上的青铜戒指,平整的戒面上有个复杂精细的百合花纹,他曾经很偶尔地在一个也挺漂亮的年轻小伙子手上见到过相似的东西,后来他才知道,那个漂亮小伙子就是维尔德格.萨利埃里。

希望这家伙只是想要模仿一下那个维尔德格.萨利埃里,而不是真的和萨利埃里的“斑鹫”有什么关系,要不然,莉莉可能捡回了一个大的不能再大的麻烦啦。

他并不知道,这个麻烦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得多。

子夜时分,病人睁开了眼睛,乌黑无光的瞳仁深处缓慢地渗透出艳丽的血色,惨白的双唇微微张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凄婉歌声在黎明之前响起。

没有谁能比巫妖更加了解灵魂的凶恶与执拗,尤其是原本就属于这个躯体的灵魂。

狂乱的位面风暴究竟将自己送到了哪里?这里没有魔网或者阴影魔网,大地与天空蕴藏的魔力稀薄而难以捕捉,只有“电”这种类似于魔网的东西爬满了整个大陆,不过被禁锢在金属线里看似温顺实则暴乱的雷电元素显然无法成为自己施法的依仗——被风暴依次毫不留情地剥夺了长袍,骨架,当然也绝不可能保留一支卷轴或者空间戒指的巫妖不得不凭借着仅存的少许魔力与坚韧的精神力与这个应该早就脱离躯体的灵魂展开一场小型的战争,虽然这个固执的灵魂远不是巫妖的对手,不过显然偏向于原主人的躯体给了他很大的帮助——知道继续僵持下去必定是自己被驱逐的巫妖无可奈何地从自己的记忆里翻找出一卷歌谱——女妖哀嚎大概是人们最为熟悉的巫妖法术之一,不过导师的亡灵塔藏书库中,有着一卷更为危险的记载。

魔女的镇魂歌。

这里的魔女可不是小小的女妖可以相比拟的,简单点来说,就是那些本身具有魔力,但身心纯净的女Xing才可以称之为魔女,譬如:一个从来不杀生,不****不思考任何阴谋诡计的成年卓尔女Xing精灵?或许这本书出现在费伦大陆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用来垫桌脚,不过对于所有书籍,包括那本混乱的希瑞经也抱着十二分虔诚之心的巫妖还是非常认真地阅读并且学习了这个无等级标注的法术。

按照说明,这个法术可以永远地一次Xing安抚法术涉及区域的所有灵魂,不过巫妖试用的时候,发现他的歌声只能催眠。

“因为你不是女Xing,活着的时候不是,不见得死了就会变Xing。”导师不耐烦地说道:“但你不妨多唱唱,我发现这很有助于我的思考。”

关于睡眠的思考吗?巫妖沉默,不过他还是依照导师的要求,每晚一次,一直唱到自己第一次外出,遇到位面风暴的前一天。

巫妖叹了口气,把那个被美妙歌声不知不觉地引导出躯体,一派茫然的灵魂塞进那只青铜戒指,他身边也只有这么个暂时用来充当魔法用具的小型金属物体了。

海边的小屋周遭宁静的可怕,所有的生物都陷入昏睡,即便是植物也低垂着枝叶一动不动,海水与风的流动在一定的区域内变得迟缓。

熟悉的死寂让巫妖更快地进入了冥想,散乱的记忆碎片正在破坏着已经属于他的大脑,他需要尽快加以回收,整理,吸收。

很好。

他现在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亚利克斯.萨利埃里。

(待续)

《亡灵持政》小说章节标签:亡灵

作者是非常厉害的小说写手,除了当前这本精彩的小说外,同时出版了《羔羊》这本小说,剧情十分精彩!喜欢这名作者的读者们不妨搜索下这本引人入胜的小说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第十三小节 风暴(中):幸运的上尉在几分钟之内就找到了安托的教官,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一起回到舰桥的他们带来了很不好的消息,甲板上几个焊接缝裂开了,海水灌进了舵机室,很多人都去帮忙往外排水。另外机舱甲板下有人报告,有一根瓦斯管断裂了—这代表着这艘船很有可能随时起火。就在这个时候,护卫舰突然开始鸣笛,四次...

版权说明

《亡灵持政》为作者九鱼的虚构作品,是一本精彩的玄幻小说,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请尊重正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