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汤福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懿安皇后

懿安皇后

陈澜清 著

连载中免费

懿安皇后最新章节由陈澜清创作,本站提供懿安皇后全文免费阅读,页面纯净无弹窗无广告,懿安皇后是一本免费古代言情小说,总计31.27万字,正在更新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全文讲述了:大唐懿安皇后郭念云与唐宪宗的爱情故事,“既然天要让我做你的妻子,那我便从了吧。一起在线阅读吧!

31.27万字|更新:2019/11/25

免费阅读
懿安皇后最新章节由陈澜清创作,本站提供懿安皇后全文免费阅读,页面纯净无弹窗无广告,懿安皇后是一本免费古代言情小说,总计31.27万字,正在更新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全文讲述了:大唐懿安皇后郭念云与唐宪宗的爱情故事,“既然天要让我做你的妻子,那我便从了吧。一起在线阅读吧!

免费阅读

《懿安皇后》第一章节共6263字!

“郭念云,都怪你,都怪你,不然我娘才不会死,我要你给我娘陪葬!”身前那个满脸泪痕的女孩猛地扑过来,自己仿佛跌下悬崖,斜刺里有个白色的身影箭步冲过来,大喊了一声“云儿”……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压得心口一痛,她终于醒了过来。

“又是这个梦,唉!”郭念云深深地叹了口气,摸索着寻到枕下的手绢轻轻擦掉额头的汗珠,深深地呼吸了三下,才平静下来。她转身下床,到桌旁倒水喝。

外间守夜的绿芷听到声音,立刻问道:“娘子可是要喝水?那桌上的水只怕凉了,待婢子去热一壶新的来。”说着便往内室去拿茶壶,只见自家娘子坐在榻上,眼瞅着手里的杯子,却不喝水,倒像是入了神。月光洒过来,映得她肤色如雪,只是那唇色尚浅,是上次在东宫从二楼摔下来身体还未复原之故。

“站在那想什么?愣生生地拿眼瞧着我,倒是瘆人。”郭念云见绿芷一动不动只看着自己,问道。

绿芷这才醒过神来,笑着道:“婢子看着娘子望着那杯子出神,想着那杯子只怕是长了妖怪,不由得也盯着瞅瞅看。”

郭念云淡淡一笑,没有接话。

绿芷眼睛一转,以前自己揶揄娘子,她都会笑骂几句,看来今日是又做噩梦了。

“娘子又梦到自己掉下悬崖了吗?”

“嗯,却是想不起来究竟那推我之人是谁,而我又摔下了哪里。”郭念云拿手指摩挲着杯沿,眼神空空地看着杯中的凉水。

“想不起来便不想罢,大夫不是说了吗,娘子要静养,不宜多思。”绿芷眼下一暗,想到驸马爷的封口令,只能缄口不言,拿着茶壶往厨房去了。

是啊,想不起来便不想吧。郭念云也如此安慰自己。

可是,明明只要再进一步就能想到了,仿佛已经抓住了最关键的线索,梦却总是戛然而止。是谁要杀了自己,那声云儿又是谁叫的呢?

想了一会儿,郭念云扯了扯嘴角,自己何必做这无用之功,本就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本就是十日前才来到这里,又怎么可能真的想起之前发生的事呢?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便是郭老夫人的十日之期,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呢。

翻来覆去终于睡着,第二日醒来已是巳初了。

“娘子醒了?”绿萍听到动静便走进来,伺候郭念云洗漱更衣。

“娘子的头发生得真好。”绿萍给郭念云梳了个双髻,又插上两对珍珠做的簪子,倒是中和了一些她眉间的清冷,添了些许可爱。

“待会儿老夫人来了,娘子可要小心些说话。”郭念云的乳母沈氏掀帘进屋,特意来叮嘱她。

郭念云眉头轻皱,这个老夫人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为何人人都怕她呢?

这十日来她大致摸清了自己的身世,才知道自己今年十二岁,是升平公主的次女,本是在驸马府与父母、兄弟、姐姐单过的,就因为十日前犯下了过错,官家龙颜大怒,罚自己到郭家祠堂反省半年,这才住进了郭府。但自己的丫鬟婆子们都是驸马府带过来的,对郭家老夫人不太了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啊,我今日只能见机行事了。”郭念云在心里为自己默默地祈祷。

郭家祠堂在郭府西南角,是个安静的院子,平日里无人走动。

郭念云住在西厢,被软禁在院中。

巳正时分,远远地听到有一群人过来了,绿萍便扶着郭念云出了西厢,到廊下恭敬地候着。

“哟,九丫头倒是勤快,这会子已在廊下候着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郭念云在驸马府是次女,到了郭府却是行九。

抬头只见一个满头银发却神采奕奕的老妇人看着自己,那眼神如鹰般锐利,若真是个十二岁的小丫头只怕受不住。

她却不惧,左不过再死一次罢了。

对视不过一秒,郭念云便敛了目光,移步向前,跪在老妇人面前:“孙女见过祖母。”

这老妇人正是郭家如今的老太君、已逝汾阳郡王的遗孀——霍国夫人王氏。

郭老夫人见郭念云不卑不亢,倒是有些惊讶,但俱敛于心,面上只淡淡道:“十日前与你母亲约定,待你休养好了再罚你,如今可大好了?”

郭念云低着头轻声答道:“劳祖母记挂,已经好全了。”

“那便好。起来吧,今日你不必跪我。你要跪的,是郭家的祖祖辈辈们。”郭老夫人说完,便领头进了祠堂,她身后的莺莺燕燕们也都嗤笑着进去了。

郭念云轻叹自己这一世又是个受气包的身子,默默提了衣裙进屋。扫了一眼,这屋中站着一众女人中,看起来年长的大约是伯母婶婶辈或是长房和二房的堂嫂,年轻的小娘子就三个,倒是分不清身份。

郭老夫人在牌位前站定,领着众人行了跪拜大礼。

郭家属华州郭氏,族内的大祠堂在华州本家,京城郭家本不是华州郭氏的族长一支,便在多年前定居京城时修了这个小祠堂,供奉自家的祖先们。

牌位不多,左侧一个最新的牌位上赫然写着“显考忠武太师郭公子仪莲位”,是八年前离世的汾阳郡王郭子仪的牌位。

郭念云见郭老夫人看着那牌位,眼中隐有泪光,不由得想到自己前世的外公送走外婆的场景,也心生悲戚。

“你祖父过世时你尚小,不想却是有些情分在。”王氏转头,见郭念云眼中带泪看着亡夫的牌位,心下不由得对这个不常见面的孙女生了一分喜欢。

“父亲常与孙女提起祖父生前的威仪,孙女心向往之。”郭念云收起眼泪,面色中多了几分严肃。

“哎哟,要不总说九丫头最有升平公主风姿呢,长得虽不相似,这神情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瞧瞧九丫头板起脸来,跟公主是一模一样啊!”刚才那个尖利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扶着郭老夫人的一个妇人,面容不过三十岁,却打扮得俗气至极,看起来倒是比王氏年轻不了多少。

这么多金钗玉环,想来应该是王氏的儿媳,也就是郭念云的伯母或婶婶。

郭老夫人听到这番话,眉头一皱,看着郭念云那张脸,刚生出的喜欢顿时消散殆尽。

是啊,自己居然忘了,她可是那个贱人的女儿。

“行了,把蒲团拿过来,让九娘子好生反省反省。”那妇人见郭老夫人表情转阴,心领神会地差使丫鬟婆子,想让郭念云赶紧跪下。

郭念云冷眼看着,看来自己这个娘亲在郭家的人际关系处得不太好啊。

也是,贵为公主,自然不可能如普通女子般侍奉公婆,而且听绿芷说这位升平公主喜好结交朋友,家中总是宾客晏晏,那就更不得婆婆喜欢了,自己今日只怕要遭池鱼之殃了。

“我问你,那日之事你还记得多少?”郭老夫人威严的声音响起,祠堂里的交头接耳顿时安静,仿佛都在等跪在蒲团上的郭念云回答,就像在等一个巨大的八卦一般,一个个竖起耳朵、伸长脖子,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但郭老夫人知道,郭念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一个摔坏了脑子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人,又怎么可能记得十日前发生了什么呢?但她只有问出来,让郭念云亲口承认自己失去了记忆,才能堵了郭家上上下下的好奇之心。

郭念云想了想,摇头道:“孙女什么都不记得了。”

此语一出,倒有许多人发出可惜的微叹。但定然不是可惜郭念云失去了记忆,而是可惜自己错失了一个皇家的密辛。

“不记得便罢了,官家让我罚你,却让我别告诉你实情,是怕你心里有负担。如今你只需记得,你以下犯上,但官家宽宏大量容了你,日后你必当收敛性子,不可再恣意妄为。可懂了?”郭老夫人再次确认郭念云失忆了,心里一松。面上却神情严肃、不怒自威,殿中顿时落针可闻。

“是,孙女记住了。”

“官家要罚你,我也不好推辞,便让你在祠堂里做这洒扫之事,旁的屋不用你管,你便负责主殿。半年时间够你反省了,好好想想自己日后要如何做好这郭家的娘子和官家的子民。”郭老夫人顿了顿,觉得自己的巴掌打得差不多了,便递了个枣,“这软禁今日起就免了,郭府内你可走动,府外不行,可记得了?”

郭念云立刻识相地谢了郭老夫人的恩,又在祖宗牌位前立了誓要好好改过,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才清净。

绿萍扶着郭念云从蒲团上起身,膝盖痛得几乎站不住。

“娘子当心。”

“哼,贱女人就应该跪断了腿才是,你竟敢欺负我的淳哥哥,看我不打死你!”突然,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郭念云扭头看去,原来是个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

只是,淳哥哥,是谁?

“喂,贱女人,你想什么呢?”那个小丫头见郭念云竟然无视自己,径直走到她面前大喊。

“静德,不得无礼。还不见过九姑姑?”小丫头身后一个娉婷少女走上前来,善意地对郭念云笑了笑,“九妹妹只怕是不记得我们了,我是你三伯的女儿,年长你六岁,在郭家女儿中行七。”原来这少女是郭家的七娘子,郭念容。

郭念云立刻行礼:“七姐姐。”

“这一摔倒是因祸得福,把原来那个活蹦乱跳的九妹妹摔成了如今这沉稳安静的模样,六叔见了定会欣慰。”郭念容上前握着郭念云的手,“九妹妹醒来就好,十日前听说九娘昏迷不醒,可把我担心坏了。”

郭念云有些尴尬,觉得被郭念容握着的手腻腻的不舒服,跟郭念容这种假装亲昵的语气一样让人不舒服。

“劳烦七姐姐挂心了。”郭念云借着行礼轻轻抽回手。

郭念容倒是不介意她的生疏,指着刚才大喊大叫的小丫头介绍:“这是我大哥的长女,静德。那是长房大哥哥唯一的女儿,静菀。七叔的女儿念娴本也在家,无奈她前些天染了风寒,不好来见你。”

站在小丫头身边的另一个稍高一些的小丫头走过来,冲着郭念云行礼:“静菀见过九姑姑,请九姑姑莫怪,静德就是这般直言直语,她这脾气就连祖母也没法子。”说着还嗔怪地看了郭静德一眼。

郭念云的眉毛跳了跳,直言直语?说我是贱女人居然是直言直语?这小丫头看来也是来者不善。

不过,倒是比刚才那个高明一点点。

她看见郭念容的眉毛也轻轻地皱了一下,看来这位也听出了不妥。

“九妹妹,你别看静菀是侄女辈的,但她其实还年长你三岁呢。她是咱们郭家的长孙女,所以平日里祖母很是喜欢她。”郭念容这一番话,倒像是提醒自己不要与郭静菀计较。

一旁的郭静德听到这话,却是愤恨地看了郭静菀一眼。

郭念云心里轻叹,古时候的小丫头真是不得了,十几岁就这般厉害了。

“我就说静菀站在那儿是不一样些,原来是得了祖母亲自教导的,怪不得这般大方懂事。”郭念云说着,往前走了两步,握着郭静菀的手,把自己手腕上的翡翠镯子褪到她手腕上,“之前的事九姑姑不记得了,今日就当初次见面,这是九姑姑的见面礼,静菀不会嫌弃吧?”

站在一旁的绿萍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之前娘子不是见到这两静字辈俩姐妹就掐的吗,今日居然把公主给她的镯子都送人了,啧啧啧,莫非娘子真是被这一摔转了性子?

同样惊讶的还有郭念容三人,这是之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郭念云?

而郭静德除了惊讶,还有几分嫉妒,嫉妒又是郭静菀得了好东西,又是郭静菀得了夸奖,尽管这个夸奖是来自她讨厌至极的郭念云。

郭念云见气氛培养得差不多了,转头对郭静德道:“静德也是个乖巧的,这是九姑姑给你的见面礼,也当是初次见面了,之前发生的种种,九姑姑便既往不咎了。”说着取下了头上戴着的珍珠簪子放到郭静德手里。

绿萍这次差点站不住,乖……乖巧?

郭静德听了这番话,气个半死,既往不咎?贱女人还好意思对我说既往不咎?还拿这么个破簪子糊弄我,这跟翡翠镯子有的比吗?

越想越气,她把簪子狠狠地往地上一摔:“谁要你的破簪子,贱女人!”说罢扬长而去。

郭念容若有所思地看了郭念云一眼,说道:“九妹妹病了许久,怕是受不住久站,还是进屋歇息吧,我们就先回去了。明日待念娴好些了,咱们再一起去看她,到时我让丫鬟来请你。”

郭念云自是点头答应,目送着两人出了院门。

走远了些,郭静菀嗤笑一声:“哼!没想到这郭念云倒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倒害得我担心……”

“担心什么?”郭念容突然厉声道,“静菀,有些事我劝你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没得说错了话,倒把命给丢了!”说罢丢下郭静菀独自往前走了。

“你!你!”郭静菀气得说不出话,只拿手绞着帕子,仿佛那帕子是郭念容一般。突然间,她又想到了些什么,嘴角一抹邪笑:“郭念容,那日的事跟你也脱不了干系,你以为太子良娣和祖母会不知道吗?不然怎的突然就把你许给了常家那个没用的东西!”

郭念云倒是对这一番对话无从知晓,她跪了半个时辰,这会子累得不行,被绿萍扶着进了西厢。

沈氏见了,连忙迎出来,道:“老奴在西厢都听到了,还好老夫人没有把娘子软禁在这院子里,不然咱们的日子可难过咯。看来老夫人还是心疼自家孙女的。娘子放心,这次公主虽拗不过老夫人,只派了绿芷绿萍和老奴来伺候你,老奴也定不会让人欺负了娘子去。”

“乳母放心吧。”郭念云心里有些暖,经过这十日的观察,可以确定这三人对自己是忠心的,至少在郭府里与自己是统一战线的。

郭念云细细想着,软禁在郭府半年倒是没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倒是能借这半年的时间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时代。说来惭愧,曾经的自己对唐代的所有了解竟然仅限于唐玄宗以前的时期,谁能想到现在的皇帝已经是唐玄宗的曾孙了。等半年后出了府回了自己家里,再好好打算这一世的日子吧。

“乳母,这几日你打听郭府的情况,有什么收获吗?”郭念云想着,还是要先把现在这个府内的大致情况摸清楚。

沈氏骄傲地拍拍胸脯道:“虽然之前咱们驸马府与郭府这边不常来往,但要说下人们打听点事儿,还难不倒老奴。郭老太爷八年前去世,留下已逾八十岁的老夫人,娘子今日已见到了;

郭老太爷共八子八女,其中长子及夫人均已离世,长房还余长孙郭锋,郭锋的夫人张氏如今是郭府的主事媳妇,二房都在早年的战乱中没了。

“四子、八子非老夫人亲生,如今又在外为官,已无家眷在府中。

“六子即驸马爷,现在与公主居驸马府。

“现在府中剩下的是长房的孙辈、三房、五房和七房,其中三子赵国公郭晞娶了老夫人的侄女王氏,有二子一女;五子郭晤今年四十有一却未娶妻,只孤身一人;七子郭曙娶妻裴氏,有一子一女。

还有这孙子辈……”

“好了好了乳母,今日便先到这儿,我记不住了记不住了……”郭念云听得头大,连忙打断沈氏,“真不知乳母是如何记得这许多的,孙子辈的咱们改日再讲吧。”

绿萍和绿芷在一旁偷笑,郭念云气得跑过去敲她俩的头:“你俩居然敢笑我,莫非你俩都能记得不成?”

两人连忙摇头,笑着跑出去了。

沈氏也笑着摇头,但还是加了最后一句:“别的可以不说了,但娘子要记得,今日那个尖酸刻薄的妇人是三老爷郭晞的填房,三老爷的原配大王氏十几年前便去了,便娶了门填房小王氏。这小王氏还是老夫人的侄女,只不过是庶出的,七娘子便是小王氏所出。

“下人们提到小王氏都不敢多说,想来是小王氏之前管家的余威还在。长房孙媳妇张氏是今年初才拿到的掌家大权,听说小王氏没少使绊子。”

郭念云听完点头,看来这郭府里安宁不了啊。

《懿安皇后》小说章节标签:皇后

作者是非常厉害的小说写手,除了当前这本精彩的小说外,同时出版了《懿安皇后》这本小说,剧情十分精彩!喜欢这名作者的读者们不妨搜索下这本引人入胜的小说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第一四五章:可是,一直等到城门快关时,李淳仍然没有消息。升平公主坐在矮凳上叹气,眼中全是焦急,她看了看崔如馨,冲她使了个眼色。崔如馨看看躺在床上流泪的郭念云,只能站起身,坐到她身边,道:“云儿,天色暗了,若城门关了,我们今日就回不去了。爹和相公他们也已经到了……”郭念云睁开眼睛,她懂崔如馨的...

版权说明

《懿安皇后》为作者陈澜清的虚构作品,是一本精彩的古代言情小说,版权来源:阅文集团 ,请尊重正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